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龙门飞甲之化棠曲 > 第二百章 天光散

第二百章 天光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乌苏向南,抵临天山,乌苏向北,迤入沙漠。

涸澈之路渐趋泥泞,绕过尖丘,赛妲己一干人等不约而同勒住马骑,掏出布巾蒙住口鼻。

窦青左右一看,面露不解:“你们干什么?”

赛妲己翻出另一张布巾答道:“此去路径有刚喷发过的泥潭火山,毒气猛烈。”

窦青挡开她的手,怀疑道:“明知毒气猛烈,为何还要往那边去?”

赛妲己拉拽住他的手不放弃给他蒙上口鼻:“你不知道,过了这泥潭火山,有一条绝密近道可以翻越天山,比你们沿着天山绕到北庭再返过头去打羽奴思的都城可快多了,还不用跟羽奴思设在西南关道的阵营对上。”

窦青顿生警惕:“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北庭。”

赛妲己道:“我父亲率领瓦剌部众攻入西域时,天山以南一带都是我们的属地,北庭更曾是我们的游牧之所,你们往这条路上走,我自然会知道。”

窦青双目一睐:“你是瓦剌人!”

赛妲己一脸露陷的表情故作镇定:“难道我没告诉过你吗?”

窦青陡然一拍马背飞身而退,落地只觉足下泥泞,好在还是平地。

赛妲己控住受惊的马匹,怪奇道:“你这是干什么,想跑?顾少棠可没准许你回去,别挣扎了,我看你还是乖乖随我去拜堂吧!”

窦青已然意识到她的捉弄:“我当你是受了瓦剌人欺负才来报复,可你是瓦剌人,父亲还是头领人物,便不存在被瓦剌掳走一说,说到底都是你自己在做戏,你到底想干什么?!”

赛妲己故作无辜:“我没想干什么,就是想和你拜堂而已啊。”

话说如此,那神色之间,竟已有了几分促狭之意。

窦青懒得周旋玩笑,单刀直入地问:“你一个瓦剌人,为何冒充汉人在关外建立客栈?!”

赛妲己笑而不答。

窦青神思一转,自顾猜疑:“我曾听棠儿说北庭是瓦剌游牧之地,后来被羽奴思占据,你们瓦剌部族,在西域,被羽奴思的大军驱逐到沙漠之地,在蒙古,因为满都鲁统一了鞑靼,你们的部族遭到打压,几乎没有立足之地,难道你是为此而来?”

赛妲己扬了扬眉毛:“猜的**不离十了。”

窦青横眉冷目道:“不管你是为何而来,昔日瓦剌军曾袭我大明河山,屠戮百姓无数,虽今已式微,但沙场征战之事,历历在目,你我二族血海深仇,我是绝不会为你做事的!”

赛妲己陡然发笑:“我说窦青,你未免也太榆木脑袋,打战就打战,又不是我杀你全家你杀我全家,谈什么血海深仇?你们为大明打天下,我爹为瓦剌打天下,谁人有错?今日说和平,难保后世不来戗伐,天下就是你争我夺打下来的,你连这也看不清,还想天下太平,何不寻一处桃源乡去做你的春秋大梦?!”

“所以你和羽奴思联手,在关外建立客栈做他耳目,准备趁他起事,一同瓜分中原?”

话音袭来,却是尖丘后面绕出一匹云蹄白马,顾少棠手仗关刀,稳坐其上,目光投来。

窦青见着是她,心中一喜,正欲迎上,有想起她命令,只定在原地。

赛妲己双目一眯:“来得好快。”

顾少棠谦虚一笑:“亏得这匹马,也亏得你特意引我来此。”

“你听去多少?”

“多多少少都听到了,猜得也是**不离十。”

“猜?你猜什么?”赛妲己倒好奇。

顾少棠目光冷电般射来:“我猜赵怀安和凌雁秋是为你所杀,我早该怀疑是你。”

赛妲己怔了一怔,笑道:“这你倒猜对了,其实也不难,他们跑到关外,皆是负伤之人,我要杀他们,并不难,更何况是羽奴思的命令,我不下杀手,死的就是我。”

窦青对龙门一战的内情所知不多,听得发怔,况此事早已翻过篇章,顾少棠也不欲多说,只道:“如此说来,师琴她并不知道你的身份。”

赛妲己勾起一抹魅笑:“她若知道我的身份,又怎会对你那么好?”

“什么意思?”

“那个傻女人,根本不知道她的好姐妹素慧荣,是死在你手里的,我可太好心了,一直帮你瞒着呢。”

顾少棠双目一睐,想了一想,也不欲辩驳什么,只道:“你如此轻易曝露身份,想必是瓜分中原一事成空与羽奴思拆了伙,所以才回了瓦剌,这次露面,特意挟持我青叔引我来,究竟有何目的?”

赛妲己笑道:“人多耳杂,我只想与你做个私下的交易。”

“什么交易?”

窦青急道:“棠儿不可,此人既能图谋中原,必然诡计多端!”

顾少棠抬手表示自有分寸,只盯着赛妲己道:“你有什么条件,但说无妨。”

“我要加入你们。”

这倒是个出乎意料的答案。“然后呢?”

“然后我会领着窦青,借着你们的名号,打着阿黑麻的旗帜与鞑靼接触,其后的事,不必你管。”

顾少棠略一思忖,颔首笑道:“我明白了,鞑靼今已同意派兵增援,对我方前去接洽的人马必不会有戒心,你此番,是要趁机谋害满都鲁。”

赛妲己早料到瞒不过她,也只笑道:“满都鲁一死,鞑靼四分五裂,我瓦剌部才有机会东山再起,而此行,非窦青不可,我信任他。”

窦青反应极大:“混账!我怎可能助你瓦剌东山再起!”

赛妲己摇摇手指:“别急,听了我这边的条件,你们不会后悔。”

窦青不屑道:“区区天山密道,我只分散数百精骑入山便能探得其中出路,根本不需耗费几日。”

赛妲己仍似早有谋算,神秘一笑:“非止如此,我这边还有一个极大的秘密。”

顾少棠倒真来了些兴趣:“我还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秘密,能让我背叛阿黑麻的信任,不顾他日后的处境,而去和你做这个交易。”

赛妲己迎视她的目光,胸有成竹道:“我现在还不能说,我只要你承诺和我做这个交易,若你不允,那么纵然你能打下羽奴思都城,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努力,也终将是一场泡影——你将会后悔莫及。”

————————————

凝冰结涧,星迹无踪。

是夜,集兵之后。

顾少棠覆以面罩,雪绒披风包裹严实,驱策玄黑骠骑,领窦青天权天璇及轻骑千数,开向荒绝险峻的白杨沟。

阿黑麻策马随其之后,渐至泥泞之地,便遭到左右人手劝阻,只便勒马驻步,望着那一行仗火没入泥山之屏,渐至无踪,想是已遁入那车不方轨的天山密道。

他叹了口气,心中疑窦未解——

半个时辰之前,顾少棠向他借去逐风,他终究猜不透她那句话的用意——

若你能原谅我……到时,这广漠荒原,我再陪你纵情驰骋……

他望着那暗夜星芒之下隐隐流光的天山,眼神陡然渗入一丝疼痛,心中全是不详的预感——

为何,这一句,仿若生离死别的告白……

转瞬,朔夜流空,天光乍破——

烟尘大起,马蹄如雷。

据闻羽奴思应其部将马黑麻所请,发出五万兵马攻打铁门关,阿巴拜克日率一众部将在西南关道上截其前锋,血战三日,杀得天昏地暗,却终因羽奴思出人意料地亲征战场而败阵退回铁门关,设下防线,抵抗马黑麻率领碾压而来的都城大军。

退回关外后,众人皆如中邪,惶惶不可终日,只因亲眼目睹,那羽奴思出手不分敌我,近身者皆血溅三尺,那模样,形若嗜血狂魔,令人不寒而栗。

烽火狼烟之下,亦力把里,只剩一座无主空城。

虽仍有重重守卫……

暗夜凄凉,天光乍散,日光透过窗格,映在师琴消瘦的身影上。

她隐隐听着,仿佛听见了攻城的声音。

是错觉吗?

脑中一阵晕眩,是七夜明媚成瘾后造成的痛苦,进食太少,折磨太多,她那副身躯早已瘦若骷髅。

城门之处传来地雷鼠炸开的声响……仿佛又看见他离去时灰暗的眼神……

仿佛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已没有意义……

都城之内,兵荒马乱……不是幻觉……

师琴仿佛被注入了一口呼吸,强撑着自己,想要站起,手指用力抓在毫无托力之处的墙上,指尖破裂出血,早已不足为道,她足下剧痛,每走一步,都是钻心剜骨的痛楚,她却不能让自己停下来……

走出去,逃出去……

纵然是生命的尽头,也要到他那里……

面纱之下,那容颜纵然未被毁灭,此刻也该残若枯槁,只那一双眼睛,无自觉地淌着泪,纵然不再明亮,也依然澈蓝。

殿门轰然被踢开,一道裹着白色披风的身影卷了进来,略一顿步,震惊之下,旋即直冲上前,将她骤然失力倒下的身影抱住——

陷入昏迷之前,师琴只望见她焦急的面孔……

“是你……”

日光明灭,转瞬昏暗。

暮色苍茫,大漠成了一片血海,雁城之上,穆渊拔足立于城楼之巅。

是为此夜祭奠,狂魔诞生之时。

雁城各处洒满桐油,轰然爆起通天大火——

天璇及乌兰图娅首先察觉不对,拽住开阳及摇光拔步冲出突然起火的大殿,只见那雨化田从中原所带来的义士盟人手,连同由原先守城的所有兵士,全部聚在殿下,所有人兵器,都已见了光,那器具,刀刃锐利险绝,绝不是普通兵器——

雁城之中,所有护城之军,也只殿内那西门白带来的数十人,还在懵懂之中。

叛军狼虎之目,盯住殿上数人,天璇冷汗滴下,心知大事不妙——

全体叛变!

城阙之巅,天枢仗剑立足其上,朦胧视线,盯住那暮色里的身影。

穆渊苍目望住遥远天际,颇似感慨:“天枢,这大漠暮色如此美丽,你难道不想再看一看?”

天枢唯此一次,感到恐怖:“你到底是谁?”

穆渊叹了一声:“天枢啊……再也无法看见这日光,你难道,就一点不憎恨雨化田?”

天枢恍然明白,只低声语道:“你果然是羽奴思的同伙……”

穆渊望着天际,眼神昏暗,那神态,看似平静而透出可怕的狰狞。

天枢心中一紧,似乎已知道——

雁城大火,只是开端,那黑烟腾升,仿佛要引来献祭之恶鬼——

他曾有怀疑,但穆渊藏得实在太深,他不想一时失察,果真酿成大错——

他将有负顾少棠所托——

思及此,他心似沉到谷底,骤然单手向后,握住罗刹重剑,浑身透出杀意。

“无怪乎你们身上,都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

那是绝望,渴望死亡,却不甘心,不将所有人都拖入地狱决不罢休的……

恶鬼的气息。

遥远边际,荒漠之中,黑影踽踽独行。

血迹斑驳的赤尸剑斜拖于地,双手染满的血腥已然干涸,那斗篷下阴沉绝望的双眼,陡然望住那遥远城池,腾升的黑烟——

“雨化田……”

僵凝干裂的唇,陡然扬起一抹瘆人的微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