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九岳至尊 > 第九十一章 终是失去

第九十一章 终是失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香草端着药经过厅堂之时,听到那名妇人形容的便是遗洙,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便上楼去,刚一开门,便看到遗洙露着半截大腿,她也顾不得其他,将药放在桌上:“下面有个人好像在找你?”

遗洙心中纳闷,在这不该有相识之人,便感觉大事不妙,急忙穿好鞋,拉着香草便想离去。

“想必是郑公子吧?”那名妇人早已堵在了门口。

遗洙想着也逃不掉,不如探一下她的底细:“正是在下,你是何人?”

“我的姓名说了你也不知,莲花暗器里浸着寒毒,它的主人不会轻易放过你,要想活命,你只能听我的。”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的话我会信吗?”

“我叫期 !现在你知道我的名字了,我说的话你该信了吧?”十五年的这段时间了,她也和辛孤城一起消失了。

遗洙上下打量了一番,她的身影和那位莲花暗器的主人倒是几分相似,难不成暗得不行,只得明得来,可是她们运气的方式又大不同,不过这对于高手来讲也绝非难事:“不知 前辈要我怎么做?”

期 叹了一口气,缓缓坐了下来,端起一杯水,细细喝了一口:“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十五年过去了,当初你刚出生之时的情景,我也耳闻了一些,都是上天在捉弄。”

“这么说前辈和辛西夜该是旧识,不知前辈可知他的下落?”遗洙的脸色冰冷暗沉,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杀气,一点不似他平常的模样。

“你误会西夜了。”

“前辈能说我娘不是因他而死,我姐被丢在红尘楼,至今下落不明,倘若让我得知辛西夜的下落,我定要他血债血偿。”遗洙恨恨得说道。

“你是杀不了他的,这世上没人能动得了他。”

“那我就找到他的弱点,然后再将他杀掉。”

期 狡黠一笑:“有倒是有,我不妨告知于你,你只需前往绝脉死亡岛,找到一个名叫遥远的女子,她就是辛西夜唯一的弱点,而且只要她一出现,辛西夜将无处遁身。”

“遥远……”遗洙口中一直在默念这个名字,报仇心切的他,只要有一丝机会,都不会放过。

等到期 走后,香草不安得关上了门:“不知为何,我总觉得那人不安好心,这绝脉死亡岛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去处,但是我知道你必去无疑,我也不会阻止你,只是我想与你同去,虽然帮不上忙,但是我会尽量不成为你的拖累。”

遗洙满目柔情得看着香草,从小围着他身边的女子太多了,如此真诚得她却是第一个,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拒绝她了,便深深点了点头。

期 走出客栈,便用莲花面具遮住了面目,隔着面具依旧看得出来她阴森的笑,一个紫衣女子从暗处跃出,跪在她的面前:“宫主,属下已经多方查访,仍旧不知辛孤城消失的缘由,求宫主降罪!”

“这点小事都干不好,没用的家伙。”期云忿恨得看着紫衣女子,“这辛西夜到底搞什么鬼,看来我们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辛西夜全部的精力都该放在绝脉死亡岛之上,从即日起,命全部人马,不顾一切代价也要寻得绝脉死亡岛。”

“属下听令!”说完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总算可以舒舒服服得躺在床上了,月牙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一直想要闯荡江湖,可是武功却半点跟不上,倘若不是有姐姐护着,怕是早就横尸街头了。

清晨理了理月牙随地散落的衣物:“现在知道家的好处了吧,偏要跟我出来受苦,要不你还是回去的好,最多被爹责骂两句,倒也不会怎得与你为难。”

“我是那种毫无义气的人吗,说了要和你患难与共,要不我们去清凉山找大哥吧,他一向和爹爹为敌惯了,一定会帮咱们的。”

“你又不是不知大哥是何种人,最是爱捉弄别人,我还没被爹逼死,便早被他气死。”

“那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就是你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嫁出去,米已成炊,木已成舟,爹爹就没法子了。”

月牙随口一说,没想到清晨真的就听进去了,可是茫茫人海找一个自己钟情的男子,简直难如登天,清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难道我真的要嫁给思楚。”她随即扫到了月牙,“我的好妹妹,能解救姐姐的办法还有一个,只要你帮我,我就将祖传武功传授给你。”

虽然很是不愿,但是姐姐开出的条件很是诱人,月牙拍着胸脯说道:“就等着你这句话呢,思楚的小辫子早就被我牢牢得抓在手中。”

清晨顿时心生被出卖之感,不过只要能摆脱思楚,要她怎样都行。

第二天,姐妹两分道扬镳,清晨独自避难去了,只留下月牙独自等候思楚。

外面雨一直不停,清晨无奈只得暂避破庙之中,生了一团火,火光掩映下整个破庙都变得虚恍了,破烂得梁幅在风中瑟瑟发声,清晨颤抖着拿起一根点燃的棍子,口中喃喃道:“大鬼小鬼,勿近勿近,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上门。”原本断断续续的声音,此刻却更加清晰,好似被掐住喉咙的低吼,一阵阴风刮来,手上木棍的火一下子熄灭了,清晨已经吓得叫不出声来,抱着头缩在地上,一直抖一直抖。过了好久再也听不到动静,她微微侧了一下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将紧闭的眼睛露出一条缝来,随后便晕厥过去了。

清晨微微睁眼,以为自己已经被鬼害了,狠狠拍了自己的腿部,麻感已经完全盖过了痛感,身边还掉落了一件白色天蚕衣,这件衣服是?她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下子狠狠丢了出去,没错!是那人,不!是鬼的!一股沁人的味道让她整个心都安了下来,她缓缓拉过那件衣服,正是这个味道,如早春抽得第一颗新芽,她将衣服捧在手心中,嗅了又嗅。昨晚那个银发之人到底是人还是鬼,他非但没有伤害自己,却还为自己披衣防寒,这不该是幻觉。

为了弄清事实,清晨壮了胆在那留了三天之久,却再无异样,想来那人只是路过而已,便只得放弃离开,因为她相信,有缘自会相见。

经过几天的舟车劳顿,清晨终于到达了清凉山,一见到楚原,满腹委屈化成两行热泪,怎样都停不了。

楚原非但不安慰,还白了她一眼:“爹的乖女儿也会有不听话的时候,好生稀奇,真想看看他暴跳如雷的模样。”

“你放心好了,不会拖累你的,待月牙处理妥当之后,我自会离开。”清晨一边抽泣一边说道,完全不见是伤心的模样,也不知她从何处挤出这么多眼泪。

楚原脸色一变:“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拖累三妹呢?”

清晨眉头皱在一起,心中很是气愤:“同样是妹妹,你偏心疼她,从小对她那么好,她闯祸你兜着,她想要什么,便是什么,我也是你妹妹,就不曾见你对我好过。”

“你也说她只会闯祸,我只是伤心,你居然相信月牙那个鬼丫头,不信我这个大哥。”楚原拉了拉她的衣服,“想必你这次也让爹很生气,倘若连月牙也不听话,你让爹如何自处,生了三个白眼狼,还不活活气死。”

“爹把你禁闭在清凉山两年了,你难道还不放弃吗?爹说过只要你放弃花伊莲,他还是会认你这个儿子的。”想到两年前,爹手中的剑只差微厘就要刺穿大哥的喉咙,清晨心中尽是后怕。

楚原面色一沉:“我宁愿留在清凉山。”

清晨也知哥哥的性子,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清凉山到夜晚凉得出奇,阵阵微风也让人有刺骨的寒意,看着大哥原本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现在却在这粗茶淡饭,事事躬亲的模样,清晨鼻头一酸。

楚原笑了笑,夹了一点菜放到清晨的碗中:“尝尝你大哥的手艺,奇才可不是盖的。”

一股涩涩的味道充斥着味蕾,清晨甜美一笑:“真是好吃,我都饿坏了,要把这些统统吃完。”

楚原宠溺得看着她,这辈子他别无奢求,但是他最爱的两个妹妹,他一定会让她们幸福。

楚原抱着被衾站在门口,见清晨拿着一件衣服正出神,他故意咳了一声,一脸坏笑得走了进去:“这是哪家公子的衣服,让我的二妹如此爱不释手?”

“大哥别胡说,这只是我捡来的。”清晨的脸一下子红了。

“这天蚕丝可不是一般人穿得上的,我还担心被子太过单薄,想来有这件你就寒暑不侵了,还不快说,和大哥也不讲实话吗?”

清晨想了一下,觉得此事有些怪异,便一五一十得说了出来。

“这么说你根本没见过那人面目,银发男子?”楚原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不会真的是鬼吧?”

“大哥,你不要吓我!”清晨一脸惊恐,从小被他和月牙捉弄过,自此她天不怕地不怕,只怕鬼和爹。

“哈哈哈……”看到清晨那么惊慌的样子,思楚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拿起天蚕衣细细看了一遍,只看到衣襟左侧,刚好是心的位置有两朵内缀的桂花:“桂花?”

清晨拿过来看了又看:“这桂花好眼熟,我倒不喜欢满园的桂花,那种味道浓郁得刺鼻,可娘偏爱……”说完这句话,她脑中一下子惊醒了,是那幅画上,那个男子手中轻捏的便是这两朵桂花。

清晨把哥哥推了出去:“我累了,要休息了,大哥也早点睡吧。”关上门,还是死死盯着那件衣服,大哥和月牙一样对这件事一无所知,这个家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摧残,就让自己独自承受,而任何会毁掉这个家的威胁,都不会放过。

一曲悠扬的笛声将清晨从梦中惊醒,她拿起枕下的剑循着笛声走了出来,迎面撞上楚原,楚原示意让她不要跟着,她却执意要去。

两人蹑手蹑脚躲在灌木丛后,只见河边有一白色的身影,清晨心提了起来,会是他吗?那人披着白色斗篷,头发也盖住了,完全看不出来是谁。

只见那人慢慢迈下了河去,清晨不顾一切得冲了上去,紧紧拽住了想不开的那人:“你不要死,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不能这样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