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遗梦千年终成殇 > 第79章 漠然地疏离迟来的解释

第79章 漠然地疏离迟来的解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方逸邪自少女落地以后,始终关注着少女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自然也顺着颜妍的目光,看到了清月腰间那醒目的荷包。原来是这样,才会令颜妍难过!

“宁儿,我……”清月有些困惑,这颜妍怎么突然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东方逸邪却是打断了清月的话,讽刺道:“若你不是一心一意待妍儿,又何苦纠缠她不放?你还要让她多伤心,才肯罢休!”

“东方逸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清月近乎零度的话语,几乎要冻结住众人的心。

但是,这东方逸邪也不畏惧:“虽然我东方逸邪,从前也算不上一个好男人。但是,妍儿以前,我心中从来没有过任何一个女人。遇到妍儿以后,更没有了其她女人的位置,因为,妍儿在我的心里,就是全部!可是你呢,看似清高,却是个只会欺骗妍儿感情的骗子!”

清月还没有动怒,凌云听见这邪魅男子对自家公子的侮辱之言话就先急了!凌云拔出剑,指向东方逸邪,来势汹涌喝道:“你说什么?”

“凌云!”清月出言阻止,“把剑放下。”

凌云虽然依旧愤愤,但是在公子的吩咐下,也只得把剑放下。

白衣男子上前,走近了这出言讽刺的东方逸邪一步。刚才还盛气凌人的东方逸邪,顿时感觉到压力倍增!

是威压,修炼精深者所独有的威压!

“你听好。我清月,最讨厌的一种人,就是背信弃义的小人。必杀的一种人,就是欺骗感情之人!”淡淡的语气,却做出了最好的解释,也给了东方逸邪有力的反驳。

“哼,说得好听!”东方逸邪却也毫不示弱,指着清月腰间的荷包:“那是什么?难道不是女子所赠的信物?你竟然看不出,妍儿一看到它,只会更加痛苦!”

清月听此言,却是怔住了:宁儿竟是为……这一个荷包伤心?这,这可是她送给自己的啊!

可是颜妍不知道,梦幽宁竟然真的送过这样一个荷包给他!

将荷包解下,拿到少女面前,缓缓开口:“宁儿,这是你失忆前,给我的。不然,我又怎么会时刻戴在身边!”

这个解释,竟是迟到了那么久,也让颜妍误解了那么久!

紧抱着琴匣的颜妍,听到清月这迟到了如此之久的解释,却是不禁狼狈地后退了两步。

当少女再度抬起头,看向清月的双眸里,却是噙满泪水:“这荷包,真的是‘她’,也就是失忆之前的我,送你的吗?”

清月点头。

如此的答案,按理来说,颜妍该开心的。

可是,少女却是真得笑不起来。即便嘴角上扬着,众人也都看得清,那分明是强颜欢笑!原来自己吃醋那么久,到头来都是在吃那个“曾经自己”的醋!可笑,可怜?

“够了!”看着颜妍脸上的苦笑,东方逸邪受不了了!

“东方逸邪!”凌云剑尖指向红衣男子,时刻防备他会做出什么不利于自家公子和小姐的事情。

“哈哈!哈哈……”这邪魅的男子,竟然仰天放声狂笑起来。

颜妍稳了稳瘦弱的身子,看着仰天大笑的东方逸邪,心中飘过一丝不忍:“逸邪……”

红衣男子却是打断了少女的话:“好了,妍儿!”

停止住狂笑,东方逸邪却是一个疏远地转身。对这个自己深爱的女子,不再多看一眼。

“妍儿还记得?那次,我向你表明心意之时,你说,你我二人,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背对着少女,缓缓闭上那双魅惑的眸子,记忆却是回到与她那最初的几次相遇。

颜妍自然还记得,自己当初为打发他而说的一番“道理”。

“妍儿与我,只是想相忘于江湖。而妍儿对他,却是想相濡以沫……”说至后来,红衣男子心里的痛,已无以形容!

“我……”颜妍无言以对,东方逸邪的话并没有说错!少女的心,早已经系在了那白衣谪仙之人——清月的身上。

意外地,这红衣男子又一个潇洒地转身,面上的不快,似乎就在这转身的瞬间,一扫而光。这副邪魅的表情,却好像是曾经初遇佳人时的调笑。

“妍儿何必再躲避自己的感情?如今也已真相大白,他……他对你是真心的,妍儿也是喜欢他的。所以,有情人,应该终成眷属了!”东方逸邪似云淡风轻地说着。

清月听到东方逸邪的话,心里都不由多了几分疑惑:他!竟然真的,肯放下宁儿了吗?

凌云执剑的手,此时也早已放了下来。

少女对于这个一直纠缠自己不放的男子,能说出如此轻松让步的话,也很是不解。可是,似乎应该对他的感激更多一些,不是吗?

话说,如此时期,众人的情绪都还没有平复,警惕性也都放了下来。然而,高明如清月,却还是觉察到了为妙的不对!

“不好!大家还是先离开此处再说!”清月一声提醒间,变故却已经开始发生!

风沙再起,已经接近黎明,那仅有的一丝光线也被乌云所遮!此番景象不由得让众人回想起,之前那奇怪的魔化旋风!

正在众人准备离开之时,那深渊深处传来了狰狞的恶魔之音:“有情人终成眷属,哈哈!去地下做对鬼鸳鸯吧!”

听到此声,已经瞬移至颜妍身旁的清月,只是微微皱眉,回头,对着那深渊之底传语:“封印还未破解,便妄想滥杀无辜!看来,这一千年,你是止步不前啊!”

兴许是因为清月独有的语气,抑或是因清月话音里所带的真气,深渊之底而来的声音惊讶道:“你是谁?难道是太虚?!不可能!太虚的声音,我太熟悉了!你不是他!可你的功法,跟他是一个路数,你到底是谁?”

“不错,梵天。我当然与我师父的声音不同,难得这么久,你还记得我师父他老人家!”清月难得也调侃了这魔头一句。

“太虚是你师父?你是他徒弟,哪个徒弟?不可能,一千年,已经过了一千年!太虚怎么可能还有弟子留于世间?!”那魔头显然不相信。

不过,这句话,同时也引起了众人的惊讶!一千年,若那魔头所言当真,清月,岂不是真的有一千岁以上?那是怎样的存在?

颜妍是何其聪明,自然也晓得这其中,定然有着重大的缘由!那到底是为什么?清月为什么在这人世间,停留了那么久!少女思绪乱了,混乱间,竟然觉得这一切又好像跟自己有关系!

此时此刻,也唯有清月本人能解答众人的疑惑了。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清月却没有告诉梵天的意思,而是向众人示意,赶紧离开此地。

“哈哈!想走,没那么容易!”那恶魔之音却又狰狞起来,猛烈的狂风向众人袭来,猖狂地风力要将众人都卷入这深渊之中。

“梦绮!我的梦绮!”少女不小心间,怀中的琴匣被卷向深渊。

没有丝毫犹豫,颜妍竟不顾一切,纵身跳向了深渊!只为那琴匣里的瑶琴——梦绮!

“妍儿!”

“小姐!”

众人呼喊着,奔到深渊边缘,却都被一道散发着青色光芒的屏障阻挡了回来!屏障顷刻间化解了这汹涌的狂风。

此地,顿时重回一片清明!

被阻回安全地带的众人才发现,清月其人,已经不见。而平地之上,却多了曾经相识的一位高人!

“师父?”东方逸邪看见来人,颇有些惊讶。

不错,来人正是东方逸邪刚拜过不久的师父——冷无情。这个因对玄柔儿的死愧疚,徘徊流连人世间的“薄情男”。

他依旧是那身青灰色的衣衫,看不出表情,却刻画了沧桑的俊脸,以及独属于冷无情的那份孤独和深沉。

“嗯,”冷无情淡淡应了句,“你们不用担心他们两人,还是先离开这忘川谷地再说!”

“可是,前辈……”凌云依旧是担心自家的公子与小姐。

冷无情却是摆手阻止了这个心急的男子,“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家公子的实力。我们走!”

这位前辈说完,翻手间,一道青色的烟云包围了众人。恍惚间,众人的意识都有些迷乱,只觉得自己的脚下好像站不稳,一时间好像晕了船一般。

再度感觉身体稳妥下来,青雾散去,再看周围的场景,已是变换了一番天地。看来,是离开了那危险之地。

片刻间,冷无情竟已经将众人移出了忘川谷地!

“师父!”东方逸邪有些着急,“妍儿她……”

“逸邪,你不必担心那个丫头。那清月,绝非等闲之辈,修为更是在我之上。”

听到冷无情此言,红衣男子皱眉,问道:“难道说,如那恶魔所言,那个清月,真的是在这世间活了一千年不成?”

东方逸邪此问一出,明宇寒,凌云连带着梅兰竹菊四女也都精神了几分。众人对于清月的年龄,都很是好奇!毕竟能在世间活一千年的人,真得是闻所未闻!

冷无情却是没有直接回答,看着自己新收的徒弟,开口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那丫头心里,还是只有清月一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