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异界矿工 > 第二一九章 科摩尼的亡国进程(二)-第二二零章 佣兵风潮 (二)

第二一九章 科摩尼的亡国进程(二)-第二二零章 佣兵风潮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是,虽然科摩尼用来抵御正面进攻的河图军团有庞大的二十万军队,加上其他方向的兵力总计不下于五十万,但科摩尼整个国势已经到了日落西山的地步,罗布雷克所率的二十万大军,尚不能稍微地拖长一下战争的时间,这新的凑合而成的二十大军,又能抵挡河图军团几天?

现在,不论是科摩尼本国的一些冷静的人士,还是国外的军事观察家等等人,都基本上看不到科摩尼还有任何的希望,在短时间内,科摩尼缺少一个能一呼万应的英雄,人说时事造就英雄,可是在当前的科摩尼,月影无双与陈宇的联手,让科摩尼新的英雄没有了成长的土壤,在他们一个以怀柔政策,安定民心,一个以绝对武力迅速击溃科摩尼的国家意志的情况下,科摩尼想出现的新的英雄非常的难,除非这个人是万能的,拥有比陈宇更大的人气指数,还要拥有能无视月影无双万军之中,取敌首级的强大的个人武力,这样的人一时如何能找到?

二十万军队,说起来吓人,但在每一个都能敌一百普通人的河图军团面前,那只是一个数字游戏,普通的士兵完全难以在河图军团面前,形成有效的战斗力,这在不久之前,已经得到了验证,就算是科摩尼最精锐的融金之火军团,也难以阻挡河图军团的锋芒。

在这种北京下,所以,最后的决战还未开始,科摩尼国都的皇亲、大臣们基本上都失去了信心,惶惶不安,皇帝更是夜不能眠,焦虑痛苦……

就在河图军团逼近科摩尼最后的防线的时候,有大臣冒死给科摩尼的皇帝送上了一份建议书……

晚,皇室寝宫中,几位科摩尼重臣胆怯地站在皇帝面前。

年近六十,因为忘国之忧而变得憔悴暴躁的科摩尼皇帝,全身气得发颤,咆哮如雷道:“你们是不是早有了预谋?混帐的东西,是朕以前亏待了你们吗?还是朕对你们太好了,太相信你们,国家为难当头,你们却……”

“陛下……臣,臣以为一切都难以挽回,现在亚斯帝尼人的军队,即将打到国都,可到那时。只怕我们谈判起来,更是处于被动,最坏的结果是,也许再也没有了跟他们谈判的机会,臣等冒死进言,可都是为了陛下、为了保存皇室的血脉啊。臣等这样说,也是因为在我们的敌人中,有一个很特殊的,能够帮助陛下的人……这在以前是没有先例的,但是,陛下为什么不可以试一试……”科摩尼的宰相痛哭流涕地说着,说到最后,已经是有些语无伦次……

“陛下……宰相大人的话您要能听得进去,臣也知道那陈宇确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绅士,更加难得的是,此人掌握着亚斯帝尼军队的大权,绝对能在谈判桌说话算话,只要陛下能够放下那个尊严,屈就一下,也许陛下,以及整个皇室,还有我朵无数的贵族们,能落一个到不算太坏的下场,若不然,等亚斯帝尼的军队强攻进来,皇室的财产与血脉传承将毫无保障啊。”霍然的,科摩尼的政法大臣,莫尤佩里亲王也站在劝降的行列中,并大胆的在宰相之后进言劝降。

科摩尼皇帝一愣,突然间凌厉之色尽数小腿,而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无助老人,他呆呆地看着莫尤佩里,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事实上,科摩尼的皇帝早对陈宇的一些事有所耳闻,陈宇在被占领区的事,天下皆知,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于是,很快一队行色古怪的商队进入了达卡斯城,由达卡斯城的第一家族族长牵线,在此商队入城的当晚,商队的头领,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头,便得到了陈宇的接见,两人在陈宇的临时住所的客厅里会面。

老人没有想到陈宇就在这么大大方方的在普通客厅里与他见面谈话,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陈宇却是微笑着一语道破对方的身份:“阁下就是棵摩尼的宰相大人吧,你不说,你们的来意我也知道了,如果你们真的有诚意的话,那么本人可以促成科摩尼国的投降谈判。”

科摩尼的宰相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他羞惭地叹息了一声,低头道:“是,我正是科摩尼的现任宰相,让总参谋官大人见笑了,不过为了本国千万的子民的福利,再大的屈辱,我们的皇帝陛下,还有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也打算忍受了,只要你们开出的条件不是太苛刻。”

陈宇不慢不紧,但十分认真地道:“有一条你们必须接受,就在喝一条上,我也帮不了你们,那就是科摩尼必须承认亡国,科模尼不再是一个国家,而只是帝国的一个行省,而且帝国不接受科摩尼的自治……”

虽然科摩尼的宰相早有准备,但一听陈宇的话,还是立即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陈宇歉意地看着痛哭流泪的宰相,温语道:“除些之外,一切好谈,我可以保证在你国变成帝国的行省之后,给予你们的陛下荣誉公爵的身份,并划分一块不小领地给他,让他安享晚年。”

立时,宰相又抬起头来,不敢至信地看真陈宇,他没想到陈宇开出的条件如此的优厚,却听陈宇话锋一转:“不过,为了保证你们的皇帝从此不再过问政事,也许要对科摩尼的皇室从财力与武装力量加以控制。”

说完,陈宇笑了起来,宰相愣愣地看着陈宇,心里直说:“看来,这个最绅士的敌军高官,也并非达到那种品德高洁到没有瑕疵的地步,反而此人也一样的狡猾,更是一个胃口比天还要大的人。”

但是,这科摩尼的宰相却又一点也不讨厌陈宇的“胃口”,因为事实上亡国后的科摩尼皇室的巨额财产,不可能继续地保留,陈宇刚刚也说了:为了保证科摩尼皇室从此不再过问政事……

……这是一个根本性、原则性的问题,不论是克林特,还是亚斯帝尼的诸多大臣们,也不会容忍科摩尼皇室有再次崛起的可能,如果科摩尼皇室继续保留巨额的财产,谁能说科摩尼不会在亡国皇帝的领导下,再次闹**……

但话又说话来,陈宇说出这样的话来,大有暗示着在科摩尼亡国之后,他可以从中周旋保留科摩尼皇室最大限度的利益,如科摩尼皇帝成为帝国的荣誉公爵之后,其领地的大小,可拥有的家族武装力量的多少,能够拥有和保留的不动产等等,他都可以发挥着别人不能达到的作用,当然,陈宇为科摩尼皇帝做出如此大的贡献,也不可能是白干。

能成为一国宰相的,基本上没有笨蛋,科摩毕的宰相又如何听不出来,所以这才傻愣愣地看着陈宇。

陈宇却是忽然落地有声地道:“如果宰相与你国的黄丢真的愿意相信我,那么我必将促成你们的投降谈判,并在事后保证谈判取得的成果严格地兑现。”

宰相一震,眼睛发亮起来,他本以为来跟陈宇谈,会有些艰难,但没想到一谈之后,才发现根本陈宇谈事比意想中的要畅快,顺利几倍,他不由试探道:“那么即将暴发的战争?”

陈宇立即严肃地道:“好,这么宰相大人决定信任我了,那么我会立即请求我们的元帅暂停进攻,不过请你们也做好准备,我希望双方的谈判能够在一个星期之内举行。”

宰相再次呆呆地看着陈宇,心里再次受到的巨大的震撼,对方说的客气,实质上却是以肯定的预期一锤拍板,这无疑透露着陈宇的信心与权威,也再次让宰相读陈宇的身份与能力产生了莫大的追问……

不管科摩尼的宰相心里有多少追问,科摩国的受降秘密谈判却是火速展开,在两军对垒的中间的一个小旅店里举行,陈宇为此连夜赶往前线,充当帝国这边的首席谈判官。

除此之外就是,还有另一个更隐秘的谈判,也在陈宇与全权代表着科摩尼皇室的宰相之间进行,宰相在大家的谈判的空隙之余,抓紧时间试探着陈宇的口风,想弄明白,究竟陈宇能为科摩尼皇室争取多大的亡国之后的利益,也想弄明白陈宇有多大胃口……

几经试探,当精明的宰相最后得知陈宇的想法之时,几乎快要崩溃了……

在向科摩尼皇室讨要“保护费”的问题上,陈宇一点也不心软,荣誉公爵也只能是荣誉公爵,再说如果让科摩尼皇室有再次招兵买马的本钱,那也是一个很头痛的隐患,这不论是对于帝国来说,还是对于陈宇本人,都是不希望看到的,能给予科摩尼亡国之君一个荣誉公爵的称谓,已经是在神抚大陆上从未有过的亡国之君的最优厚的待遇,陈宇认为,科摩尼皇帝应该知足了,也应该真心地感谢自己。

而外界对于河图军团的忽然停止进攻,却是无比的困惑,更不知道在这背后,还进行着多重交易,这也应证了那句名言:战争只是目的,而不是根本。

正在亚斯帝尼几个方面的军队,准备向着科摩尼发起猛烈进攻,新一轮全面的战争即将爆发之时,科摩尼皇帝却突然宣布:科摩尼举国“无条件”向亚斯帝尼投降,并宣告科摩尼国灭,科摩尼正式成为帝国的一个行省,全面的战争因此嗄然而止。

消息传开后,举世震惊,诸国难以置信。人们都看到,虽然帝国北征军的第一主力在正面无可阻挡,但是如果北征军想以纯粹的武力征服科摩尼,最少也要半年的时间,而要在科摩尼全国完全结束中等规模以上的战争,最少也要两年以上的时间,但随着科摩尼皇帝宣布投降,整个科摩尼便已经是亚斯帝尼的了,虽然仍然有一些军队不听从皇帝的命令,而选择了继续与侵略军战斗,但大多数军队屈辱地听从了皇帝的命令,放下武器投降,这使得帝国北征军不费吹灰之力便全面地占领了科摩尼绝大多数重要的城市,仍然继续抵抗的科摩尼军队已经成不了气候,他们的整个规模也不足五万人,而且分散在各地,要消灭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其实不仅仅是他国震惊,就连月影无双也感到郁闷,河图军团虽然被誉为当世第一军团,然而在进攻科摩尼的战争中,仍然折损了近五分之一的兵力,同时河图军团的推进也不可说不快,然而陈宇只凭借着个人的影响力,只凭着一张嘴,在谈判桌上坐了那么几个小时,就让科摩尼绝大多数军队缴械投降,这真是相比起来,河图军团居然还不如陈宇个人的影响力来得更有威力,可事实就是那样,陈宇在战争进行到一半之时,便一下子凭着他的影响力,兵不血刃地达到了战争的目的。

那一日,当河图军团数万暗魔剑士威风凛凛地开到科摩尼国都城下,科摩尼皇帝率领其国诸多大臣出城门投降之时,一边是月影无双冷若冰霜的脸,另一边陈宇却是笑容可掬地扶起科摩尼皇帝。这一刻,无疑陈宇成为征服科摩尼的主角,最终陈宇也显示了他的巨大影响力的成效。

不说月影无双郁闷,远在亚斯帝尼帝都的克林特等等帝国大人物,听到消息都感到惊愕、讶然。

这样一来,帝国的战略目的实现了吗?科摩尼算是征服了吗?

当然,事实在上科摩尼被征服了,科摩尼的国土已经纳入帝国的版图,现在,亚斯帝尼的中央政权可以对科摩尼派遣大批的行政官去巩固征服科摩尼后的成果。但是,克林特却是感到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心里的目的、真正的战略目的远远没有实现。严格地追究起来,只实现了三分之一,另外的三分之二反而更加地糟透了。

圣堂没有因为这场战争而被削弱,科摩尼国的人民并没真的被帝国征服,征服的只是科摩尼国的皇帝,以及皇帝手下的高级行政官,帝国更多的是得到了那个名誉。科摩尼国的那个外壳,而里面的营养却不知被谁瓜分?

总之,克林特感到巨大的不快。

月影无双也理所当然地有些郁闷及隐忧,看来,克林特已经不可能再容得下陈宇,然而,克林特又会怎么样来消灭陈宇这样一个巨滑的威胁和眼中钉?

首先,克林特必须要找到一个借口,其次,更关键的是,如何能够成功地制服陈宇,把陈宇抓捕起来,或是就地格杀!

杀了陈宇之后,也许并不会存在多大的后患,但难就难在帝国没有出师之名,同时即便是出动一个万人军队,也很难说就能成功地制服陈宇,不让他逃脱。

月影无双在卫队的拥簇下,步入科摩尼国金碧辉煌的皇宫之时,她还在想:“我能跟陈宇决裂吗?如果克林特铁心要自己抓捕陈宇,自己会听从克林特的命令吗?”

一时,月影无双眼中的忧郁更浓,而跟随在她身边的陈宇却是兴致勃勃地参观着科摩尼的皇宫,微笑着问她:“你想不想住在这里?如果这个地方是你的,你会高兴吗?”

月影无双回过头,凝视着陈宇,久久地没有说出话来。

陈宇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避开她的目光喃喃道:“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真的没想过,拥有这样的……呃!皇宫!”

月影无双听得全身轻轻颤了一下,冷言道:“你说什么?以后不准你开这样的玩笑!”

陈宇却还像是不死心,笑道:“你应该想过吧,不然,你所做的那么多事情,创造那么多的功绩,又是为了什么?”

月影无双再也无法忍受,看着陈宇厉声喝道:“住嘴!”

随即,意识到自己过于冲动的月影无双可能是有些自嘲,又幽幽地补了一句:“你为什么不替自己多想想呢?难道就不怕出什么事吗?”

陈宇一脸茫然:“我会出什么事?”

月影无双古怪地瞟了陈宇一眼,不再说什么了,根据她对陈宇的了解,此时也不再需要继续跟他解释什么……

当河图军团开进科摩尼国都之日,远在达卡斯的帝国宫廷侍卫统领波扬,如火烧**般地在室内直转,嘴里喃喃咒骂:“,没想到他们的动作如此之快,月影无双这个**,完全忽视了我们的存在。”

一边,波扬的几个手下之一,一个大胡子将领也是心急火燎:“大人,那么我们立即赶过去,月影无双也不可能禁止我们入城吧。”

波扬一怔,随即又骂:“赶过去有个屁用,我们能奈何河图军团?”

波扬手下的将领都沉默了,然而心里却都是如同刀割一般的难受,成山的金灿灿的金币、无数价值连城的宝贝像出现在眼前,却都又长了翅膀,让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它们飞走。

但事实上正如波扬所说的那样,他们就算及时赶到科摩尼国都,月影无双又能让他们插手接管科摩尼国库等极度诱人的差事?

波扬等一干人也只能窝在达卡斯,强吞下心里的不服与炽烈的,在达卡斯的欢场中买醉。

而另一边,其实河图军团的将领们,比波扬等人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在进入科摩尼国都的当天,他们便组成联合搜查队,第一件事便是清点科摩尼皇室的财宝金币,但不幸的是,带队的是陈宇。他们无法也不敢在陈宇面前,**出“虎狼本色”,而陈宇则是如脸上写着“我们是文明人”几个字,在科摩尼宫廷内务总管的陪同下,小心翼翼地搜查和清点着皇室财产,最后,虽然清点出成山的金币,也有无数的古玩珍宝,但是明眼人一看,就发现科摩尼皇室的财产,远比估算的严重缩水,河图军团的将领们估计,最少有三分之二的巨额财富飞出了皇宫,但,是科摩尼的皇帝让人秘密送出,藏匿起来,还是其他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河图军团的各军代表们,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搬到一起的科摩尼皇宫财宝、金币,一方面大大地怀疑眼前的数目,另一方面也仍然狂咽着口水,却是看得到,吃不到。

第二日,清点完科摩尼皇室财产之后,又由月影无双主持,开了一个如何分配这些财富的会议。

将领们自是极力地讨要额外的军费,但整个会议却基本上全是陈宇在操纵着,月影无双对陈宇言听计从,陈宇说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

陈宇说,科摩尼刚刚灭国,科摩尼这个新的帝国行省需要大量的金钱重建。

陈宇还说,作为对科摩尼皇室主动投降,顺从帝国的回报,也必须给予科摩尼皇室今后日常生活开支的足额费用。

到后来,等陈宇把所有必须支出的费用排列完毕,轮到对各军的奖赏,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点,更加气人的是,陈宇居然在最后还笑嘻嘻地说:“你们各军军费充足,武器装备也都是最新式、最先进的,想必也不会贪图这么一点钱财吧。”

因此,背后的冲突和矛盾不可避免地再次在陈宇与河图军团,及除了后勤军之外,所有的帝国北征军将领之间发生。

河图军团的众将表面上不说,可背地里却也是暗暗发誓要“回报”陈宇,于是,他们的目光很快盯上了科摩尼皇室突然消失的那一部分财产,立即严密地开展对科摩尼皇室神秘消失的财产的追查,因此,科摩尼的国都又多了一批“特工”,四处在酒吧、欢场各场合试探着口风,偷听着各种小道消息,同时出高价收买情报。

然而,在河图军团某人暗中把收买科摩尼皇室秘密传出的财产的去向情报的价格提高到惊人的上万金币时,仍然得不到任何确切的消息。

更让河图军团众将郁闷的是,他们感到科摩尼国都有一张网,而他们却隔离在网外,一股巨大的科摩尼新的力量忽然出现,并迅速地成长,而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一个人——陈宇。

从河图军团踏入科摩尼国都开始,与科摩尼皇帝的失落屈辱相反的是科摩尼的一些大贵族,前朝大权臣却显得非常的“好客”,热情地迎接款待着月影无双及她的手下,当然,另一主角陈宇也更是受到了空前的热捧,科摩尼的大贵族们对陈宇感到无比的好奇,总是想方设法地见到他,每每相见,大多数总像是多年的老朋友那样,热情地拥抱,发自内心的大拍马屁,他们对陈宇的宴会邀请,居然排到了几个月之后,也几乎科摩尼所有的大小贵族,对陈宇都没有任何的忌惮与陌生,只要认为自己还有两个钱,有点儿名气的,都无一例外地向陈宇发出邀请,而陈宇也来者不拒,当然要想真的一一赴宴,那也是不可能的。

另外,随着科摩尼皇室向亚斯帝尼投降之后,科摩尼国也随即发生了诸多的变化,首先便是科摩尼国,各城圣堂的骑士、神官增多起来;其次,科摩尼的佣兵公会、战士公会、魔法师公会等公会,异常地活跃,大批的闲人涌入公会之中,或成立各种团队,或搜寻着拥兵公会的各种任务。这一期间,科摩尼国大的拥兵团忽然间多出了十几个,一些在科摩尼本来就有些名气的人,改头换面地争相招兵买马。

眨眼之间,科摩尼似乎成了一个佣兵之国,除了一开始的十几个大型佣兵团之外,随后,上百个大小佣兵团跟风成立,不过,很多自认为有实力的势力所以成立佣兵团,连他们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搞拥兵团,总之,他们感到这一时期,招募佣兵非常的容易,全国人民只要是有点儿力气,或是会点儿初级魔法的人都被眼前的拥兵风潮所感染,争相去当拥兵,争相加入佣兵团,他们感到只有加入了佣兵团,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财产才有保障。

所以,严格的来说,科摩尼这一时期的佣兵团,在科摩尼人的心目中其实是自卫性质的武装力量集团,而不是赚钱的组织。由于帝国新的军队的到来,让科摩尼人又有了危机感,他们也无法信任外来的军队。

在这样一个佣兵风潮中,首先成立的十几个佣兵团,确切的来说是总兵力达到二十多万的十三个拥兵团,很快就进入了秘密正规化的训练,他们的武器装备也惊人的优良,显而易见,肯定有人或是财团在背后充当着他们的财力支柱。

但这些佣兵团背后的老板是谁?是一个人还是多个?

没有人敢相信,这些佣兵团背后的老板是一个人?事实上在科摩尼国短时间出现的无数大小佣兵团,优劣不等,差的不堪入目,纯属一群乌合之众,而好的却又善于隐藏,要调查他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时间,就算是月影无双,虽然嗅出了危机,却感到无从下手,更让她左右为难的是,她现在最想要的是科摩尼的安定,如果对这些佣兵团采取强制行动,强制取消他们的合法性,或是驱散他们,她怕适得其反,只会把目前安定的局势立即葬送。

因为,毕竟目前这些眨眼之间成立的佣兵团都相当的安分守己,而且大多数正规的佣兵团团长都来函或是亲自前来向她表态,将遵守帝国法令,愿意协助帝国事务,特别是在她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月影无双在听到他们这样保证之后,吃惊之余,恍然大悟,只是想不到陈宇居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