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足球之谁是王者 > 三百六十六章

三百六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百六十六章

走在去k市公墓的路上,张翔面上尽是木然之色,他直到现在仍旧有种不太真切的感觉,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虚幻,一幕海市蜃楼,是上天跟他开的一场玩笑。他甚至模模糊糊的觉得,只要回到家,妈妈的微笑依然会出现在自己眼前,象往常一样,用满桌可口的饭菜迎接游子的归来。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每当他低下头,两手之间捧着的骨灰盒儿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这就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东西,妈妈已经去了,到天国去见相隔近十年的爸爸了。母子从此天人永隔。

张翔悲呛的仰首望天,天空灰蒙蒙、黑沉沉的,没有一丝阳光,如同他此时的心情一般灰暗。

“阿翔,要振作啊。”叶枫红着眼睛劝道,只不过才几天时间,张翔两鬓已经不知生出多少根白发,他近乎自虐似的折磨着自己,实在让朝夕相处多年的好友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李俊逸亦含泪点头,他和叶枫一直跟着张翔,在同龄人中,只有他俩还在张翔身旁,其他人都已经回到欧洲各个俱乐部备战国内联赛及欧洲冠军杯了。薛仁本来不想离开,却硬是被叶天宏劝走了,听说那个被踹的记者要告薛仁,不过这些烦心事儿怎么也轮不到他去操心,一切有叶天宏主持,反正不会吃亏就是。

张翔茫然的看了叶枫一眼,摇摇头。“叶子,你不懂的。”

“是,我不懂,但是至少我懂得阿姨的心思,假如她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父母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子女幸福,阿姨爱你胜过爱她自己,即使你为了她,也应该尽快振作起来。”

张翔双眼充满血丝,狰狞着面孔咆哮道:“事业、目标、甚至婚姻,我所做的、即将要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妈妈的幸福,可是我这个不孝子却没有做到。她现在去了,我振作给谁看?你告诉我,给谁看?”说到最后,张翔泪如雨下,身子脱力一般几乎站立不住,李俊逸急忙上前搀扶一把,跟着落泪,差点哭成泪人儿。

叶枫不甘示弱,亦大声吼道:“阿翔,你是个懦夫。你以为阿姨去世就是世界末日了吗?不,阿姨的死并不是结束,她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可无论她去哪,她的目光依然在看着你啊。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做即使妈妈去了天堂也会安心及骄傲的好儿子,而不是一个整天生活在无尽悔恨中的懦夫。”

懦夫?我吗?

如果懦夫能够让我忘记悲伤,哪怕只是暂时——也好。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懦夫并不可恨,因为这个世界太残酷了!

张翔坐在墓碑旁,眺望着远处的深山,怔怔出神儿。已经多久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也许更久,谁知道呢。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本来叶枫打算留下来陪他,不过被他撵走了,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轻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张翔依旧目不转睛,没有理会,也不想理会。

“阿翔,你、你还好吗?”

这个声音?

张翔身躯一震,心被狠狠抽了一下,几乎无法呼吸。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

男孩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个让自己魂牵梦挂的女孩。白色的薄羊毛衫,宽腿牛仔裤,一双运动鞋,简单的搭配,却让寒怜散发出无穷的魅力。

她还是这么美丽,这么漂亮,就象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

张翔强行压下内心的悸动,表面淡淡地道:“还好,你怎么会来这里?”

寒怜看到张翔平静的样子,不禁有些失望,心想:难道他不在爱自己了吗。口中却道:“我本来在阿根廷,无意中得知伯母去世的消息,就回来了。”

“哦。”

双方一阵沉默。

寒怜走到墓前,将一束白色菊花放下,恭敬地鞠了三次躬。

“谢谢。”

“应该的!对了,进来的时候我碰见叶子了,他变帅了哦。”

“是吗?这个家伙,在外面徘徊了这么久。”

“他让我来劝劝你。”

“嗯,谢谢。”

“你会听吗?”

“………”

两人相对无言。

张翔道:“打算什么时候走?”

寒怜反问:“你想我留下吗?”

“………”张翔没有答案。

“为什么不回答我?只要你说想,我就留下来。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寒怜双眸一瞬不瞬地直视着张翔,眼神中充满了坚定………还有一丝羞涩,天知道象她这样骄傲的女孩要说出这翻话究竟下了多大地勇气。

“我们,还能在一起吗?”张翔一脸苦笑,喃喃自语道。与其说他在问寒怜,不如说是在问自己。

久久等不到答案,寒怜不由一阵黯然神伤,略微失神后,她很快又重新恢复了平静。“我后天走,现在住在k市宾馆606房间,如果你决定了,就来找我。”

寒怜走了,带着恋恋不舍的目光一起走了。

一缕清风将神游天外的张翔吹醒,他站起身来,茫然四顾,四周凄凄凉凉,哪有半个人影。

一声叹息。

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去?意味着两人重归于好。

不去?两人也许再无可能。

毫无疑问,在张翔接触的这些女孩中,他最爱的是寒怜,这份爱不仅没有随着两人的分手而减轻,反而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几乎支配了张翔的思想。而且,两人之所以不能在一起是因为两人之间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张翔的妈妈,因为她命不久矣,急于看到张翔成家立业,结婚生子。现在,这道沟被填平了,两人可以在一起了。可是,张翔却不敢向前迈出哪怕一小步。

张翔斜倚着墓碑,身子如同石化般一动不动,天空中乌云渐渐散去,正前方,太阳好像负了重荷似的一步一步、慢慢地下滑,直到被山林掩盖。

天要黑了,该走了。

虽然他还无法给出一个明确地答案。

凌晨一点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两个小时后,张翔意识到,自己今夜恐怕又要失眠了。他坐起来打开灯,穿上拖鞋走进浴室,洗脸的时候突然,是的,他确定是突然,想起今天好象是妈妈的生日,记忆中自己好象从来没有为妈妈庆祝过生日,一时间,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心头,是悔恨?是自责?或许是其他………

重新回到床上,张翔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框,里面的照片是妈妈去罗马时和他的合影,男孩正对着照相机镜头,笑得很灿烂,母亲则含笑注视着儿子。空虚的张翔竟有一种母爱透过照片在房间内弥漫的感觉。

“当…当…当…”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打断了张翔的思路。

“谁呀?”

“是我,张,我看见你的房间还亮着灯,你睡了吗?。”

“俊逸啊,还没睡呢,进来吧。”

李俊逸推门走了进来,来到床边问道:“嗯?我今晚可以睡在你这里吗?”

“当然。”张翔挪了挪身子,让出一个身位的地方,李俊逸躺下后,他又为小李盖上薄被,以免他睡觉着凉。“快睡吧,明天10点的航班,8点就要起程去s市,到时候不要起不来哦。”

李俊逸点点头,将头埋进被窝。

张翔随后望着天花板,思绪又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李俊逸肩膀开始无规律的抖动着,张翔收回目光,轻轻推了他一把。“怎么了?俊逸。”

李俊逸抬起深埋的头,泪眼婆娑道:“张,我想干妈。她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对我最好的人,是她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母爱。可是、可是为什么该死的上帝不保佑她?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善良………”

张翔拍拍他的头,神色黯然。

李俊逸抹了抹眼泪,连忙道歉:“对不起,张,我不该提起的,此时你一定比我更加想念干妈吧。”

张翔僵硬的脸部肌肉勾勒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地笑容。

“别胡思乱想了,睡吧。”说完张翔不等李俊逸同意,便关掉了床灯。

夜,很长很长,两个完全没有睡意的年轻人同时期盼黑夜赶快逝去。

第二天一早,张翔去人民医院高等病房看过王叔后,与叶天宏父子、李俊逸坐车赶往s市,然后马不停蹄登上直达曼彻斯特城的飞机。各国记者闻风而动,堵在了机场门口,不过他们也看得出臂带黑纱的张翔就象英国的天气一样糟糕透顶,没有过于紧逼。对于媒体的举动,张翔很感动,在有限的时间里着重回答了几个问题。很快,在保镖的护送下,四人快速离开机场。

去拉齐奥队下榻宾馆的路上,张翔咬着牙终于下定决心,给远在中国的寒怜打去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现在还无法做出决定,请给我一点时间。’便挂断了电话。他目前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来到宾馆门口,看着包括主教练巴乔在内的拉齐奥球员及工作人员人人佩带黑纱,面色沉重,张翔的眼睛湿润了,上前与他们一一拥抱,口中不断说着谢谢。虽然他知道这两个字根本不足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