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骑士印戒 > 第十四历史章 西恩洛(一)

第十四历史章 西恩洛(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乔治进来了,看着在床上的德斯莱特,“看来,你还没有从昨天的悲伤里走出来!”“我连为何悲伤都不知道?”德斯莱特无力撒谎,只得承认。

“那你应该好好听听接下来的历史人物,因为他的故事,会让你更加悲伤!”老乔治翻开了厚重的历史书,“历史,从来不是喜剧!”

战历前762年,撒鲁夫教国已经将自己的领土扩张到前所未有的庞大,向西,他们一直将领土开拓到了一座庞大的山脉,那陡峭的崖壁和终年的积雪让撒鲁夫人放弃了翻越的野心。向北,撒鲁夫教国则将领土扩张到了白芒雪原,那里与南方的潮润湿热截然不同,是一个冰雪覆盖,寒冷刺骨的白色平原,从未见过如此庞大雪原的撒鲁夫人相信在这茫茫白雪之中,便是逝去英灵前往的圣地,而凡人,不能够去打扰英灵们。

往东,撒鲁夫人到了布尔希人聚集的伊西多平原,在那里,他们遭到了经过多年征战,终于统一起来的布尔希人的阻拦。一百多年以前,布尔希全族为了躲避洛族人与萨族人的战争,从遥远的西边迁移到了这片肥沃的平原,发展成了一个人数众多,力量强大的国家。虽然经历了几十年来的内战,消耗了布尔希人大量的精力和人口,但是仍旧是伊西多平原上不可撼动的霸主。

战历前760年,撒鲁夫教国国教长罗西·萨为了消耗掉国内大量的阿曼奴隶,避免这群不信神的堕落者再度发动叛乱,他决定在阿曼城修筑一个恢宏庞大的角斗场,让教国内的奴隶们在那里相互消耗,同时用以取悦撒鲁夫人。

战历前758年,东方的卡恩王国在向北扩展的时候,发现了远东布尔希王国的遗迹,这里只剩下倒塌的房屋和野兽,但是石壁上留下的文字表明了这里是当初跟着布尔希王亚曼·布尔希东征,随后消失的那批布尔希人留下的痕迹。

战历前757年,布尔希王国国王莱德·布尔希去世,其子斯温·布尔希继位。

战历前750年,修筑十年的角斗场竣工。这是一座战地面积占了阿曼城四分之一的庞大建筑,圆形的建筑四周是可以容纳四千名观众的看台,而在中间,则是一个空地,在空地的中心塑立着一座十米高的英雄王亚曼·洛的雕像,象征着亚曼教会的信仰和统治。

但是他们所信奉的英雄王亚曼·洛的族人,也就是被灭国的阿曼王国的主要统治者,由于大部分洛族人并不信仰亚曼教会,所以他们大多被当作了奴隶。而那些作为亚曼教会信徒的洛族人,虽然不是奴隶,但是在世仇萨族人面前,还总是要低人一等。

以下内容节选自《最后的洛族英雄》:

当撒鲁夫人来到西恩·洛的村庄时,村子里的人正在热情的筹备军政官的选举,他们村子里的长老,比·洛已经买通了周围的许多村庄,用女人和土地为代价,换取了他们的投票。

但是美好的计划被突如其来的敌人给打断了,这群北方来的野蛮人一进村子里就开始屠杀和抢夺村子里的阿曼人,并释放了村子里的萨族奴隶。长老比·洛被撒鲁夫人抓了起来,绑在了村子前面一棵高大的樟树上。

二十三岁的洛族小伙西恩·洛和其他的村民一样,被撒鲁夫人赶到了村子外面,聚集在那棵樟树前方。他们的长老被剥光了衣物,绑在树干上。撒鲁夫人已经砍断了他的舌头,长老只能够满嘴鲜血无力地望向自己的族人,嘴里呜呜地想要说什么。

“洛族人啊!你们在这里生活得挺惬意的啊!”一个撒鲁夫人拿着一把石斧走到了比·洛的跟前,对着村民们说道,“美好的丰收,丰盛的果实,和我们在北方的贫瘠与寒冷截然不同啊!”

“可是,你们要知道,这里!!!原本是我们萨族人的土地!!!我们的祖先世世代代生活在了这里,可是,是你们把我们赶到了遥远的北方!!!侵占了我们的故土,屠杀了我们的祖先!!!!今天,洛族人所做的一切卑劣事迹,都将要原封不动的归还在你们自己身上!!!”说着,那个撒鲁夫人用斧头砸烂了长老比·洛的左手手掌。

“我不是洛族人!!!”一个村民讨好的说道,“我是别恩人!!!”

可是撒鲁夫人不但没有饶恕他,反倒是把他拉了出来,跪在了拿着石斧的撒鲁夫人跟前,“我们今天到来,也不是以萨族人的身份到来的!!!伟大的英雄王亚曼·洛,让我们放下了部族的身份,统一在了强大的撒鲁夫王国中,如今,我们是以亚曼·洛的名义,前来惩治你们这群叛徒的!!!”说着,石斧一挥,便将那名别恩族人的人头砍下。

“你们当中,亚曼教会的信徒站出来!”撒鲁夫人对着村民们大吼起来,像是一头发怒的野兽。

一时间,村子里的人们,不管是否知道什么是亚曼教会,他们一看见有人唯唯诺诺的站了出去,便也学这样表明自己是亚曼教会的信徒。

看着剩下几个纹丝不动的村民,撒鲁夫人便准备了结其中几个没用的老弱。“年轻的抓回去当奴隶,老人和小孩全部杀掉!!!”拿着石斧的撒鲁夫人语气冰冷,回手一斧头将比·洛的头颅砍了下来,“但是我说过,洛族人所做的一切,都将要还回他们自己身上!!!”

看着人头落地的比·洛,撒鲁夫人正在兴奋,却听见了一声巨响,就看见他的几个同伴都已经倒在了地上。他回头一看,发现了正在准备屠杀洛族人的同胞竟然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而村民里,竟然有几个胆大的家伙拿起了武器想要反抗。

其中一个青年更是英勇无比,接连用木棍击倒了身边三个撒鲁夫人。一时间场面混乱起来,原本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站好的阿曼人立刻又混乱起来,有的人开始向没人的敌方逃跑,有的人哭天喊地蹲坐在地上,有的人不知所措地看着周围,有的人则拿起了武器跟着开始反抗。

“我的同胞们,他们只有十三个人,而我们可是有五十个人,难道我们还要怕他们吗?”那个青年,西恩·洛丢掉了木棍,捡起了地上的石斧,号召着慌乱的村民团结起来击败这群撒鲁夫人。

西恩·洛拿着石斧就朝着同样拿着石斧的撒鲁夫领袖走过去,青年每一次挥击,就有一个撒鲁夫人的人脑被敲开花。而在他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村民拿起了武器,是的,从人数上来说,他们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西恩·洛与对方的领袖交手了三下,双方都没能占到便宜,各自后退了一步!!!

此时,大部分撒鲁夫人都已经被杀死或者投降,村民们把最后的撒鲁夫人领袖围了起来,没想到转瞬间,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刚才的猎物如今变成了猎人。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几个人鼓起了勇气,发动了反击,鼓舞了其他的村民。而罪魁祸首,便是眼前的这个身材不高,但是肌肉发达的青年,西恩·洛。

西恩·洛仗着自己年轻气盛,体力更占优势,不停地对对方发动攻击,两把石斧都已经满布缺口,而两人的身上也是伤痕累累。西恩·洛却依旧不依不饶地攻击,把对方打得不不停的后退,直到把他逼到了那棵樟树树下,无头的长老比·洛的尸体还绑在那里。

“一百多年前,我们的祖辈将你们赶走,如今,你们也别想回来!!!”说着,西恩·洛一斧头将对方领袖的头颅也砍了下来,算是为长老比·洛复仇。

“西恩·洛,是你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将我们拯救出来,是你带领我们免除了被奴役的痛苦!所以,你若领导,我愿效劳!!!”村民们见证了西恩·洛杀死对方领袖之后,整齐的跪了下来。

“我何德何能?”西恩·洛此时却惊恐不已,他只是年轻气盛,一时兴起拿起武器开始反抗,没想到还真的击败了对方,自己还杀死了敌方的领袖。

“你德才兼备!!!”村民们却拥护起来。

“如今是阿曼王国危难之际,是需要新的英雄站出来拯救我们了!!!”

说到这儿,老乔治合上了书,“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大家都早点休息,新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什么?”德斯莱特不解,老乔治在说什么。

但是老乔治没有回答,却只是轻轻的哼唱起来,“小心小心大海的女儿你听他在呼喊海风扬起那心碎的话语随风去沉落海底雪融浪波在卡利姆多水手为谁拼搏英雄陨落在塞拉摩因为她的离开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为何昨日时光你都忘记我们的荣耀因为你而存在为何一去不返当她远离穿越深海西行父亲随他而去杨帆千里只为把她找寻期盼女儿平安乘风破浪来到遥远陆地危机在等待当他面对敌人势入潮水女儿却袖手旁观深埋在海底的伤悲家人背叛的罪化作对同胞绝望的呼喊小心那大海的女儿你听你听那熟悉的声音声声刺痛我心小心小心大海的女儿小心小心我来了”

“你在唱什么?回答我的问题!!!”德斯莱特觉得老乔治是否又在发神经了,内心一阵恐慌。

“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能被原谅,也不是所有的遗憾都能够被弥补!!!”老乔治低下了头,“英雄王亚曼·洛、伊西多·洛、阿甘达、杰斯·布尔希、西恩·洛......”老乔治嘴里神神叨叨起来,“无数的英雄白白陨落,无数的王国化为了一片火海!!历史,究竟是为何?”

“???”德斯莱特不解的看着老乔治。

“自然语言逻辑是非形式化的,无既定规则的。形式逻辑是语法形式化的,有既定规则。公理系统是指从公理出发,用形式逻辑推出定理。对象逻辑是在公理系统中建立起的“内部形式逻辑”。对象理论是在对象逻辑中建立起的“内部公理系统”,内部,外部,是相对的,内部还可以建立更内部的系统,相对的,两者称为元语言与对象语言。一致性,完备性,都是系统A相对系统B来说的。A,B可以是平行的,也可以A是B的对象系统。数理逻辑中都是以第二种方式进行讨论,B常常是ZF(C)。平行的方式中,往往不一致,不完备可证,而一致,完备不可证。所以基本上数理逻辑的研究代替了元数学的研究......”老乔治却丝毫不管疑惑的德斯莱特,依旧神神叨叨,自言自语。

“喂喂喂!!!你要犯病,可不要让我在这个该死的敌方陪你,让我好好睡一觉,你自己玩,行吗?”德斯莱特吓得后退,离开了自己的床,与老乔治保持了距离!

“小心小心大海的女儿你听他在呼喊海风扬起那心碎的话语随风去沉落海底雪融浪波在卡利姆多水手为谁拼搏英雄陨落在塞拉摩因为她的离开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为何昨日时光你都忘记我们的荣耀因为你而存在为何一去不返当她远离穿越深海西行父亲随他而去杨帆千里只为把她找寻期盼女儿平安乘风破浪来到遥远陆地危机在等待当他面对敌人势入潮水女儿却袖手旁观深埋在海底的伤悲家人背叛的罪化作对同胞绝望的呼喊小心那大海的女儿你听你听那熟悉的声音声声刺痛我心小心小心大海的女儿小心小心我来了”老乔治又唱了起来,又是同样这首,充满了恐惧与悲剧的歌曲。

“喂喂喂!!!我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不会你疯了,我就一辈子被困在这里了吧!!!”德斯莱特惊恐不已,“放我出去!!!”

“小心小心大海的女儿.......”

“好了!!!闭嘴!!!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德斯莱特想要找到一把剑,却发现四周空空如也。

“我想要,一切!!!”老乔治被打断了歌声,抬头看向了德斯莱特,“睡吧,孩子,天亮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