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道友记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护卫

第三百二十八章 护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幽暗的枯林里,一条灰色的线很难被人发现。徐风其实并没有发现这次袭击,而是那把黑色的剑陡然暴起。

仿佛安静很长时间的毒蛇,突然被击中,那把黑剑忽然出现在空中,因为速度太快,震荡起的剑意,在空气中斩开一条闪电般的斜线。

这种变幻莫测的变化,如果不仔细分辨,还以为那把黑剑没有动过,一直冷峻的停在徐风手中。

有寒风起,寂静的山林里,啪!啪!啪!接连响起枯木坠落的声音。手臂粗细的坚硬松柏,断成整齐的圆段,如同仙台城里殷实人家过冬储存的劈柴。

现出身形的韩德让,堪堪站稳,却怎么也掩饰不住握剑右手的颤抖。

徐风看了一眼神出鬼没般回到手中的黑剑,扫了一眼众人,沉声道:“一起上?!”

场间一片死寂,快若闪电的剑,在一旁观战的**都没有完全看清楚。

“隐藏的够深啊”

**心里对徐风有了更审慎的判断,那种一开始的轻视已经荡然无存,只是依然觉得在一些方面,尤其是那方面,配不上圣姑。

虽然师兄这一次阻拦没有起到想要的效果,段剑南却是从死亡的笼罩下解脱出来。茫然回过头来,才发现是师兄救了自己一命。

他不敢相信今天会败,而且败的如此之惨,断臂上热血不断冒出,一滴滴砸落在林中的冻土上。眼中激愤交加,在幽暗的林中,仿佛要喷出火光来。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旁门左道的孽徒,岂敢......岂敢......我可是三清内门、圣人嫡传,你......你有什么资格伤我!”

三清内门的这三个师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拜师修行,对彼此的性情非常了解。

真实的江湖,从来讲的不是资格,而是实力,二师兄余林默然摇了摇头,心中升起一丝怜悯,小师弟一向心高气傲,在三清总坛如众星捧月般受人尊捧,经此大挫,心智已经受损。他望向一边沉静不动,蓄势待发的**,又看向一言不发的大师兄。

“走”

韩德让沉声道,架起师弟率先飞掠而去,余林深深看了一眼徐风,道衣微振,紧随其后。

......

直到远方的寒林里惊起一群飞鸦,**才彻底放松警惕。

徐风已经盘膝坐在地上调息,旁边不远是一只带血的僵硬手臂,好像方才那场电光火石的血战,只是一场梦,给这静谧的树林里带去一抹诡异。

“我这一路,大概是多余的啊。”**说道。

“简单的杂活还是能做一些的。”

**自嘲一笑。

“比如生火,烤肉,住店打尖付个银钱,像你这样的翩翩公子,应该还是很擅长的。”

**盘膝坐在更远一些的地方,压下心中的怒火,道:“也不知你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语气里,不仅说的是被自己护卫,可能更有一层意思。

一片余晖洒向林梢,天晚了,也更冷了。但在熊熊篝火旁边,滋滋冒油的乌鸦肉,让人暂时忘了这是荒僻的枯林。

徐风拿起一只,掂了掂,肉香扑鼻,一口撕下一条腿来。

“果然很在行,像你们这些有钱的岛国人,出门身上都带着盐巴吗?”

**徐徐收起一个奇怪的盒子,表面是一只,一推,就在地上摊开成一排,每个小盒里有不同的粉末,应该是调料之类的东西。

“首先,是万象城,不是什么有钱的岛国,其次这不是盐巴,比盐巴要珍贵一万倍,”“我随便调一调,就不是美味了,恐怕此时你已经死一个时辰了。”**说道,眼光却落在徐风的剑上。

徐风知道自己身体的怪异之处,对下药这等事,向来不放在心上。

“想看可以,告诉我,谁让你来伺候我的。”

吃的正香的**,差点喷出来。

“谁伺候你了,是保护。”

徐风道:“意思,差不多。”

整个万象城,除了城主与圣姑,使者最为尊贵,这些代表万象城武力的青年才俊中,**更是使者中的统领,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话不投机,多言无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又缓缓道:“你暂时还没有资格知道谁派我来的,但我为她感到不值,青衣试的落榜之人,其实没有资格得到我的保护。”

徐风吃完,拍了拍手,平静的说道。我怎么可能落榜,我不但不会落榜,我还要拿榜魁。

**展颜一笑,不以为然。

如今已经是半夜子时了,那些天地龙虎榜的青年才俊,争分夺秒,大概早就到了漠北六镇,甚至已经出了边境,相比那些努力前行的修行者,徐风已经整整落下了三日的行程。

这里是枯树林,即便你是造化境的大修行者,又如何在三日之内横渡万里关山。退一万步,就算你命好,渡过了大夏王朝北方这些奇崛关山,到了漠北六镇,能厮杀过那些早已到达,蓄势已久的竞争者吗!

这些话,**并没有说。他只是极不情愿的护着徐风,只要徐风没有性命之忧,至于能不能过青衣试,他不管。

不但不管,而且心里隐隐期盼这家伙知难而退,见好就收,最好主动退出,自己也可以早点回去交差。

......

大夏王朝的皇宫,一如既往的辉煌,看不出一丝一毫衰败的迹象。

广阔的宫殿里,寂静的有些不太正常。

朝堂上争论的大臣们已经退去,无非是北方战事进一步恶化,南方流民更加汹涌,说来说去这一套,早把小皇帝说的心烦意乱。

如今已经是红人的董飞熊,悄然从廊柱间转了出来,手里捧着托盘,上面是弹弓、镜子、玉雕等几件玩物。

“陛......下......”这一声叫唤,柔柔弱弱,倒是比宫里侍奉多年的太监更像太监。

就冲这一声陛下,小皇帝便露出了笑容,一把抓过托盘里的弹弓。

悠然道:“朕不喜欢习箭,这个东西比箭轻巧多了,如若用此物装备北军,鬼族还不被打的满头开花,屁滚尿流。”

皇帝轻巧挥手。

董飞熊立刻悄然退到大殿门口,木然站立,心中一阵恓惶,嘴里轻轻说道:“为了银子,为了银子......”

嗖......

一只圆木做的弹弓子,擦着董飞熊的衣袖飞出大殿,御座前的皇帝跺脚道:“给朕站直了!”

......

大殿里叮当乱响,董大人的头上已经起来三个大包,脸上却依然是带笑。

挎着长剑的梁文道像观看世间奇景一般,绕着董飞熊转了一圈,一边看,一边不住的点头。

“人心啊,人心。”梁文道说道,一颗圆木疾如流星般飞来,正朝着董飞熊的面门。

奇怪的是,在距离面门三寸的地方,圆木忽然停下来,在空中如骰子一般急速旋转。

小皇帝虽然顽劣,但也知道,龙院长的首徒是大夏最忠诚的护佑,地位高崇,就是先皇当年也要礼让三分。

“先生高妙。”皇帝夸奖的不带一点真诚,心中又想起北疆的战事,南方的流民,这两件事如两盆浆糊,随着梁文道的到来,一下倾泻到他的脑袋里。

“多谢梁先生。”董飞熊弯腰,小声说道。

梁文道伸手取下空中的圆木,道:“陛下,我此番前来,为的是......”

“朕准,先生说的全都准,只管去做便是。”没等梁文道说完,小皇帝抢着说道。

梁文道默然站立良久,好像在计算什么,最终无奈摇头而去,把那个圆木再次放在空中。

“啪!”

“哎呦!!”

圆木正中董飞熊的脑门,瞬间鼓起一个更大的包。

“你就是鬼族,你就是流民,看朕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哈哈......哈哈......”

几个时辰后,一封加了御印的国书传遍京都所有重要的府衙。

正在进行青衣试选拔的校卫营收到之后,火速送往军部。

主理青衣试的大夏太尉杨林被北方异族人刺杀,青衣试只得另选主理大臣,偶然侥幸上位的董飞熊此时已经是大夏三公之一的太尉了。

青衣试三场比试,天策府,忠义堂和太虚宫。修行者的太虚宫终比,绝对是整个沉渊大陆关注的焦点,只是刚刚初试,龙院长出了个比试横跨大夏国土速度的奇葩题目,距离结果出来还早,太虚宫还是安静的太虚宫。

另外两场,文试足够热闹,在天策府选贤举能,此时已经基本宣告结束。无非是**崔、陈等七大家族,加上王公贵戚弟子们分果子,你一个我一个,搞成平衡之势。只有一个亮点,来自云梦山麓下小村庄的李客,竟然也入选天策府。

这可是百年未有之奇闻,不过众位宫卿在见过李客本人之后,也都一一拜服,果然潇洒公子、文质彬彬,很像一个世家子弟。也许是某位勋贵,早年风流之后,遗落在民间的明珠,也未可知。

武试在肃杀的忠义堂前进行。大夏国东南西北四大镇军统领,有两个在忠义堂观礼,当然也有权直接决定人选的去留。

参加比拼的热血男儿,最想去的,当然是离战争最近的镇北军,他们知道北军统领陈观瀑今日就在那个高高的观礼台上,表现的格外卖力,下手更是毫不留情,一身功夫尽数显露,务必赢得先声。

轰然一声,数十丈宽的比试场地上,爆出一声破空的巨响。

“修行者......是修行者!”

修行者参加忠义堂比试当然常见,大夏王朝的军中,本来就有许多修行者,担负着最为重要的使命。但是与往年的青衣试相比,今年的修行者出场也太早了些。

第一轮拳脚比拼刚刚进行一半,已经有人动用修行功法了!

这说明,较之往年,今年的竞争更加激烈。特别是在主管军部的太尉遇刺之后,新任太尉干脆完全放宽条件,那些在朝中一贯被杨家打压的派系子弟,热情高涨,不论是报名人数,还是质量都比往年要高许多。

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已经连败五人,此时收了修行真元,对跪在三丈外吐血的对手,报了一句承让。

“下一位!”典礼观喊道。

数百名列队围观的青年,神情坚毅,但心中忐忑,好像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战胜此人。

如果败一场,轮战之后,最终被淘汰的几率就大大增加。比试才刚刚开始,谁也不想此刻就败一场。

“我来。”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粗布短衣,身材更加魁梧少年,阔步来到场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