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闪婚溺宠:老婆,求扑倒! > 第321章 ?感情和友情的抉择

第321章 ?感情和友情的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郑铭舒对柯莹莹,的确没有半分感情的情况下,厉司雅还怂恿柯莹莹,去跟郑铭舒将感情的事情摊开来说。

无异于是将他们两个的关系剥开,让柯莹莹面临一次感情和友情的抉择。

但如果不摊开,柯莹莹对郑铭舒总抱有一种幻想,就会一直困在这种患得患失的感情里,永远走不出来。

就像今天这样。

“可是如果我说了,他又不喜欢我,那我们是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柯莹莹总有这样的担忧,所以才停步不前,不敢去跟郑铭舒把话摊开来说。

厉司雅说道:“那得看你愿不愿意跟郑铭舒继续做朋友?”

二十多年的发小伙伴,虽然做不成情侣,但是朋友总是可以继续的。

只要柯莹莹愿意,那就跟郑铭舒可以一直是朋友。

柯莹莹好像明白了厉司雅的意思,点点头,脸上开始扬出几分笑意,人也活跃起来。

她腾地站起来,张开双臂,伸个懒腰,转头看着端坐的厉司雅,说道:“厉姐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当务之急,我应该先找个房子,先搬出来再说。”

等她搬出来了,有了自己住的地方,再找个机会跟郑铭舒好好谈谈。

就算是郑铭舒对她完全没这份心思,那也不至于太尴尬。

等到柯莹莹想通之后,厉司雅就去陪她看房子,按照她的要求,找了房屋中介,连看了好几间房屋。

柯莹莹对于住的地方并不挑剔,在连看了五家房屋之后,柯莹莹对了第一次看的房子,觉得那个就很不错。

她相信第一眼的眼缘。

厉司雅倒没意见,后没看的那四家,就权当货比三家的对比好了。

看中之后,就跟房屋中介签了合同,交了房租,拿到房子的钥匙。

厉司雅帮着柯莹莹将刚刚定下来的房子重新打扫一遍,等看到光洁亮丽的房子,两人才坐在沙发上歇息一会,开始聊起柯莹莹要找厉司雅说的事情。

“厉姐姐,我们跟踪施意意的事情估计暴露了,秦立君通过租车行想找我们。”

两人都累极了,厉司雅是靠坐在沙发上,而柯莹莹而是大咧咧的仰面躺着,恨不得四肢全部在自己身上才好。

“如果是这样,你会不会有麻烦?”

厉司雅问道。

她是想,如果秦立君查到柯莹莹头上,会给她添加麻烦的话,不如直接透点消息给她,直接让秦立君来找她,更干净利索一些。

有了章梓玟的教训,厉司雅实在不敢再让别人给她代过。

“就我这智商,能被人抓到把柄?”柯莹莹笑着,一脸的得意,对自己的做出的防备还是很自信的,突然话音一转,看向厉司雅,说道:“不过,施意意那种女人,未必有多聪明。不过有点小才华,得了男人的看中,花点小钱捧捧她,当逗趣了。她才没有那种觉悟,能猜到我们会跟踪她呢。”

施意意要是有那种觉悟,也不需要出卖身体,靠着男人花钱的力捧,才能获得一丁点的小成就。

她要是能觉察到有人会危害她性命,更加不会与成岩心为伍。

柯莹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厉司雅便也明白了。

本来,她还觉得奇怪,秦立君怎么会无端追查出租车行,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挑唆,颠倒是非黑白了。

“怕是成岩心的主意吧,想挑拨离间,坐收渔翁之利,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厉司雅缓缓闭眼,平息心里的怄气,睁开眼时才有气无力的说道。

若施意意是厉司雅亲近的人,她会毫不犹豫,哪怕是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会保证施意意的安全。

可这施意意的身份,却是破坏罗洪羡婚姻的第三者。

这让厉司雅觉得作呕。

置施意意于不顾,那便是叫成岩心计谋得逞。

如果拼尽全力保证施意意安全,那又是给自己平添恶心。

尤其是现在秦立君听了成岩心的挑拨,还想将跟踪的人找出来,简直愚不可及。

“哎,厉姐姐,我理解你的纠结,突然心里面痛快一点了。”

柯莹莹有点幸灾乐祸,似笑非笑。

她是个任何情绪都藏不住的人,总喜欢显露在脸上。

厉司雅的这种纠结,可不是她暗恋郑铭舒所能比的。

她的暗恋只要郑铭舒孩子,这个情绪就可以一直都在。

但厉司雅的事情就不同了,这件事情牵涉到了罗霂,还牵涉到了罗霂的姑姑,中间还夹着姑父秦立君。

若是救施意意不成,肯定会遭秦立君的埋怨,甚至怀疑会是厉司雅下的毒手。

但如果成功救了施意意,又会得罪罗洪羡,毕竟施意意是她丈夫的情人。

反正厉司雅此举,是里外都不是人。

厉司雅也是忧心忡忡,左右为难,罗霂对她姑姑关切不同寻常,这件事情牵扯到罗洪羡实在为难。

晚些时候回家,厉司雅将自己的为难之处说给罗霂听,想听听罗霂的意见。

“罗霂,我也实在为难,不知道姑姑是怎么想的。我是不是该再去探探她的口风?要不然吊着施意意这件事情,我总觉得不是个事儿。”

厉司雅坐在沙发里,洗完澡穿着睡衣,静静的看着罗霂。

她曾去探望过罗洪羡,只是谈的并不愉快。

准确的说,是罗洪羡并不愿与她深谈,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样子,实在是不好亲近。

就算是厉司雅再去,估计也探不出什么口风。

厉司雅总觉得,她身上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悲怆感。

自打罗洪羡回来,罗霂也只见了她一面,后来蔡嘉柠想以接风洗尘的理由,邀请她来家里做客,她都没过来,看着她的状态实在不好。

罗霂坐在厉司雅身边,摇摇头道:“我姑姑这个人固执,偏执到不可理喻。当初有人介绍秦立君的时候,我妈只是推脱不开,想着见一面还个人情,席间就对秦立君十分不满,想着这事情未必能成。谁知道,我姑姑偏就看上秦立君了,不管别人怎么劝,都不起作用,死了心要嫁秦立君。”

罗霂想起往事,只是觉得唏嘘,叹口气,继续说道:“他们结婚就去了国外定居,前两年,秦立君就被发现对婚姻不忠诚,甚至会有家暴的行为,我姑姑倒是闹过。那时我就想,干脆推波助澜,让他们两个离婚算了,所以在给秦立君的事业上使了点绊子,让他寸步难行。我原本以为,秦立君会更加憎恶我姑姑,转而跟她离婚。对于我姑姑来说,能离开秦立君也是一件好事。可是秦立君到底是个窝囊废,事业不成,又转过头来求我姑姑,我姑姑居然就这么被劝回去了,回过头来再埋怨我的不是。”

这件事情厉司雅听蔡嘉柠跟她说起过,他们两个毕竟是局外人,最多能有个感同身受。

可感同身受,毕竟不如亲身感受来的真切。

这些感受全是当年罗霂真真切切感觉到的,来自亲人的责备和埋怨,更似一把刀,凌厉的很。

“所以,不用管我姑姑的感受。无论你对她好,还是对她坏,不管怎么做,都敌不过他丈夫的一句话。至于秦立君的话,在我听来全是放屁,要对付他,有的是办法。”

罗霂难得的说了粗话,实在是对秦立君失去耐心。

那几年,他们在国外,任凭秦立君做什么,有多对不起罗洪羡,只要罗洪羡不提,他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现在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敢这么做,当他是个摆设。

“罗霂,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一定想办法抱住施意意,再利用她,将背后的人给钓出来。”

厉司雅揉揉掌心,有了罗霂在背后做支撑,做起事情来更有信心了。

哪只罗霂并不是这个意思。

他侧头看着厉司雅,眼神阴郁的可怕,嘴角露出几分嘲讽,平静的说道:“不,司雅误会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个施意意就别救了,死不足惜。”

他从来不会主动害人,但如果有人敢动他的人……

既然有人愿意为她借刀动手,他又何乐而不为。

“你……”

厉司雅愣愣的看着罗霂,此刻的罗霂好像十分陌生,不像他以往认识的罗霂。

罗霂被厉司雅看了很久,终于散去脸部的阴霾,轻笑一声,说道:“不用这么看我,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这么大的集团公司,可不是别人平白无故送给我的,是自己拼出来的。”

厉司雅跟罗霂结婚的时候,他就已经拥有这些财富,并没有陪他经历过那些惊心动魄的商场争斗。

都说商场如战场,厉司雅没经过商场争斗,也没经过战场。

但她曾经是个警察,更浅显的道理,如警察与小偷一般的斗争,那也是惊心动魄的。

此刻听起罗霂这么说,莫名的觉得心疼,往罗霂怀里钻了钻,将她的手握的很紧。

这一亲昵的动作,倒是让罗霂有些坐不住了。

他已经很久没跟厉司雅做亲密的事情了,最近工作很忙,忙于奔波,也实在没什么心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