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七仙剑传 > 第202章 羊入虎口

第202章 羊入虎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平原望向场中的几人,见黑衣人面对四人竟一时之间无法取胜。他眼角一抽,『露』出狡黠的神『色』,走到四人当中离他最近的寒蝉身后,手中早已凝聚着力量,突然从她身后打出。

几人都在集中会神全力对付黑衣人,那想到会有人突然从后突袭。在他们当中以萧翃修为最高,最先反应过来,但都已经迟了,只好奋不顾身扑到寒蝉身后,替她挡住了平原那一击力。

平原可谓是全力一击,在萧翃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以肉身去挡哪能承受的了,当场被打飞撞到寒蝉的身上,两人一起向后扑去摔倒在地。

慕容秋雪与婉儿都是一惊,失声喊道:“萧翃哥哥!臭小子!”惊慌之下早已『乱』了心,就连铭雪城都是一震。此方之下铭雪城与慕容秋雪失去了萧翃与寒蝉两人的支撑,哪还能受到了黑人强大力量的冲击。

黑衣人当下一股神力拍出,两人顿时双双被震飞,滚落在地,伤倒不轻一时间两人都难以爬起来。

寒蝉被萧翃突如其来一撞也是受伤不轻,但比起萧翃还是好的一些,但见萧翃脸『色』苍白,满口鲜血,心里也是莫名的一慌,同时为他舍身救自己更是感动。有些不知所措的失声道:“你……你怎么样了?”

萧翃虽承受平原那一力,但还不至于一死,看着寒蝉惊慌失措的样子,心中有些宽慰。他声音微弱连咳了几声,口中却苍白笑道:“放心!我……我还不会死!”

寒蝉望着他眼神竟是复杂,心中纠结万分,似乎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咬着唇本想开口,黑衣人就走了过来,冷笑道:“想不到你会为一个女人去牺牲自己,还真是个痴情种。”

萧翃看着他冷笑道:“我们所做之事自然是你们这些卑鄙小人无法理解的!”

婉儿见萧翃受伤,心中一急。跑了过来挡在黑衣人前面道:“你不准伤害臭小子!”

黑衣人看着婉儿眼神有些奇怪,没有过多的举动,只是口中喝道:“走开!”

萧翃担心黑夜人会对婉儿不利,心中急道:“婉儿快走开!”

婉儿挡在他们身前说道:“我不会走开的!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黑衣人怒道:“不知死活!”袖臂一挥,一股力量顿时把她推开四五丈。”婉儿扑倒在地却没有伤倒,她心中大急道:“你不要伤害他。”

黑衣人已到萧翃跟前伸手一抓,却扑了空,想不到萧翃带着寒蝉一瞬之际,用身形盾法躲开了他。

黑衣人微微有些动怒,“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躲!”当下身形幻变无数,连拍数十掌,呼风刮面,凉飕刺骨。

萧翃知道今天在劫难逃,索『性』就跟他拼了。运气真法,身上红光阵阵 ,一道道神火从手掌心打出。

樊火真诀虽说是上古绝学,但萧翃已是受伤之人,所用之力乃是强弓之末,自然不敌黑夜人无比雄厚的霸道真法,片刻之间被黑衣人打的连飞吐血。

萧翃还未落地,黑衣人紧接着又一掌拍来,力量霸道无比,直让人五脏俱碎,慕容秋雪心慌失『色』,无力躺在地上惊呼不断,“不要!”

一道白影瞬间扑倒在他的身旁,替他挡住了这一掌。只见寒蝉用自己身躯替他挡了这一掌,扑倒在他的怀里,一口鲜血吐在他的胸口,血染一片触目惊心。

萧翃脑子里突如一片空白,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一切太快,令他来不及反应,等他反应过来的时间,寒蝉已经柔软无力躺在他的怀里,他惊失『色』叫道:“蝉儿妹妹……你为何……为何这么傻?”

寒蝉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虚弱无力缓缓道:“我……我……只是……不想欠你的。”语音未落便昏了过去。

风吹吹,一阵阵,白衣飘飘,血染衣裳犹如刺痛凉心,萧翃紧紧抱着寒蝉,一声长啸!

铭雪城见寒蝉被黑衣人打伤,眼神冰冷而充满着愤怒,眼瞳之间瞬间布满了可怕的血丝,他撑起剑来就冲向黑衣人。

何花玲见自己的爱徒被黑衣人打伤,生死不明,一脸寒霜扑面,气愤不以,剑锋一转已打向黑衣人。

慕容秋雪与婉儿跑了过来,看着萧翃伤心欲绝的样子,也是一痛,萧翃望着黑衣人眉目中燃烧着怒火,眼瞳之间涌起一道可怕的血红,仿佛片刻之间就要暴发出来。

这时忽然传来九天神君的声音,“这里离长生阁不远,快她去长生阁或许还有的救。”

萧翃一听,醒悟过来,黑衣人固然可恨,但救人要紧,来日方长这个仇迟早会找他算。他一手抱起昏『迷』不醒人事的寒蝉,对着九天神君道:“大哥!婉儿就拜托你了!”

说完便扬起手中神剑破空而去!只听婉儿声音从后面远远传来:“臭小子你不要丢下我。”

黑衣人看着萧翃带着寒蝉离去,怎能甘心放他走,便也追着他夺空而去!“哪里走!”不一会便早已不见两人身影!

萧翃一路抱着寒蝉见她气息越来越弱,若不及时治疗恐怕难以支持片刻。他心中又急又慌,不停的边替她输入真气,边朝着长生阁全速而去。

令他奇怪的事他明明见黑衣人,朝着追赶而来,却不见他的身影,若是他现在追上自己,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他疑『惑』万分,想想黑衣人的身份总有些古怪,他竟能如此熟悉我的身法,而且他身上气息总觉得有些熟悉。

他突然明白过来,心如明镜!难怪!自己此去长生阁恐怕是羊入虎口,他正巴不得我朝着那边赶,这样一来正好可以明正言顺把自己拿下。

不过这样也好,那黑衣人道法高深莫测,没有他在,大哥和师傅就少了一份威胁。

一道冰冷的手触及自己的手心,感觉冰冷而有些软绵无力,萧翃心中一喜,看着寒蝉脸『色』苍白,眼眸朦胧而又清亮。心中难以掩饰着一痛颤声问道:“你……你醒了!”

寒蝉眼神朦胧缓缓无力,脸『色』苍白虚道:“你……快……放我下来!”

萧翃感觉她全身冰冷,微弱的气息正在耗尽,要不是自己一路给他输入灵气,恐怕也支撑不到现在。她却还要强撑着说话,心中一急道:“你不要说话,我们马上就要长生阁了,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快……求你……快……放我下来! 寒蝉依旧无力想挣脱他身子拼命的推着他道,她这一动原本虚弱的她更加恶化,只见眼神涣散目光飘忽,气『色』也越来越差,一连的咳嗽吐出血来。

萧翃一惊把她抱着更紧,拼命的不断给他输入灵气,不知不觉自己的伤势也越来越重,强行运功又不断的替寒蝉输入灵气,体内的精神早已支撑不住,全靠着一股毅力支撑下来,此时也以感觉意识模糊,却依然不断的加速朝着长生阁方向而去。

寒蝉神志『迷』糊,却依然清醒知道萧翃此去长生阁,多半会落入长生阁之手,上官青云表面正义,实则居心否测,他又怎么放过此等机会。只是自己不能阻止,却还要连累到他。看着为了自己陷入虎口,却无能为力!

本想就此闭眼死了算了,哪怕死在他怀里总好过一切,可是自己意识总被一股力量在唤醒,让她不得不坚强。

『迷』『迷』糊糊之中是谁在唤醒?又是谁在喊着自己名字,给自己求生的力量唤醒着强生的意识?

原来她也是害怕死的?是害怕失去吗?害怕再也见不到吗?还是……她有些茫然,有些无措。感觉自己的体内一股暖流不断进入体内,虽然越来越弱,却很舒服很温暖。就这样躺在他的怀里感受他胸膛的温暖,『迷』『迷』糊糊却又晕了过去!

很快!萧翃带着昏『迷』的寒蝉进入了长生阁地界,这一路上有不少长生阁弟子拦截,却都是一些无用之辈。“什么人竟敢擅闯长生阁地界?”

萧翃不想跟他们废话,不想浪费时间,直接闯入长生阁腹地凡事拦着就杀,不少弟子七横八竖死在他的神剑下。

渐渐的长生阁弟子越来越多,赶来那些弟子修为也越来越高,萧翃本是受伤之力,又一路替寒蝉输气疗伤,真气可谓耗尽。自然耗不住那些弟子的围堵,三五人便可把他轻松拿下。

眼见长生阁弟子越来越多,自己的伤势也越来越重,很快便以视线模糊不清,身上到处都在滴着血。

他想着自己绝不能倒下,他若不多杀几个长生阁弟子,那些躲在暗处的长老就不会出来。

他视线模糊以看不清楚人形,眼瞳突然之间微微变红,身上如同火焰在燃烧,漫天火光突然从他身上散出,变成无数火点,打在不少弟子人身上,瞬间数十个弟子倒在火海之中。

他出手毫不留情,被打中的弟子无一火烧翻滚,他身上红光大盛,如火焰一般燃烧,不少弟子见了心生怯意,纷纷后退!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跑到我长生阁来撒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