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重生之绝顶张狂 > 第6章 六我来背锅

第6章 六我来背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寒云伸手打向张小狂只是因他的油嘴滑舌,手上并没有用多大力气,更何况也并没有打中他,可是他却突然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张小狂原本就重伤在身,又发生这样的突发状况,让寒云非常紧张,不由惊呼:“你怎么了!”

张小狂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将衣服弄得很脏,然后又笑嘻嘻地站了起来,说:“看来师姐很关心我呀!难道是对我有意思吗?”

寒云脸上的惊忧尚未散尽,又露出微怒:“你还敢胡说!”

张小狂立刻恢复一脸严肃,道:“不是胡说,我是认真的!”

寒云脸颊莫名的泛起红晕,不敢再看张小狂,却听张小狂又说:“我只是认真的化了个妆,接下来要开始表演了!”

“表演?而不是……”寒云心中涌起一阵莫名失落,她没有去领会张小狂话中更深的意思。

张小狂又说道:“师姐,你也要表演,我们这场戏只要演好了,韦涛就会搬起石头砸了他自己的脚!”

在寒云的引领之下,二人继续向前走去。路上,张小狂和寒云交代着她要演的戏和该说的话。

武玄宗坐落在高耸入云的武玄山上,是一座灵气充盈的宝山,由七座山峰组成,如北斗七星般绵延排列着。

张小狂和寒云所在的山峰,处在武玄宗的最外围,叫做瑶光峰,是记名弟子的修炼之地。

在瑶光峰半山平坦之处的中间位置是修炼堂,供记名弟子日常修炼之用;在最西面则是弟子们的住处,而寒云所住的地方则在最东面。

他们沿路穿过修炼堂,再往西,便远远看到一处处依山而建高低错落的房舍,镶嵌在山石林木之间,宛如一个很大的村落。那些位居高处的房子用来供女弟子居住,低处的则供男弟子居住。

这些房舍错落有序,有大有小,再由曲折蜿蜒的小路链接,在薄雾笼罩之下,给人一种超然出尘之感。

其中小一些的房子,一般是供应给世家或官宦子弟单独居住的,而大房子一般是供应给普通弟子集体住宿的。

张小狂就住在一间集体住宿的大房子中,寒云将一切都告诉他,并指明位置后,张小狂深吸一口气,笑着对寒云说道:“师姐,我先去,待会才是师姐的表演,一切按照我们的约定进行!”

寒云显得略微有些紧张,但还是点了点头,张小狂随即跑响了他所住的房中。

房中,住了大概有十几个人,他们看到消失了五天的张小狂突然出现,尽皆一惊。

张小狂并不理会他们,只是放眼其中不断搜寻着。

“呦!我们的废物居然回来了!”

“我们还以为你已经跑下山,回乡种地去了!”

“其实种地才是最适合你的职业,修炼两年都不能气聚玄关,本来具不适合修仙,乖乖做个弱者多好!哈哈哈……”

在嘲讽声中,张小狂终于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正是他重生人间之初,那几个想要活埋他的人。

张小狂冲着他们不断使着眼色,让那几个人感到阵阵疑惑,原本满脸的嘲笑也逐渐消散,散漫地走到了张小狂面前。

“你这个废物,又想搞什么鬼?”那几个人用一种高傲的姿态瞧着张小狂问道。

张小狂露出一脸紧张焦急之色,拉着他们走到了外面,神秘地说道:“大事不好了!”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问:“什么大事不好了?”

张小狂道:“你们还记得上次的事吗?已经引起了寒云师姐的怀疑,甚至还惊动了执事堂!”

几个人脸色大变,厉声问道:“难道是你告了我们的状?”

张小狂摇了摇头,说:“没有,上次我不是有些脑子不好使,一时记不起住处在哪,你们又将我引向了寒云师姐的住处……”

他还没有说完,几个便一脸怒气的急问:“你见到寒云师姐,就将一切都告诉他了?”

张小狂说:“没有,我在走到门前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我不住这里,就赶紧离开了,然后因为伤势严重,便偷偷跑下山找郎中治伤,刚刚才上了山。”

几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算你识相,又何必大惊小怪呢!”

张小狂道:“可是我刚才上山的时候,被寒云师姐给看到了,她问我下山去做什么,我便告诉她偶感风寒,所以去找郎中看了一下,但是寒云师姐不相信,说要让执事堂调查清楚此事,所以……”

几个人闻言,脸色大变,倘若执事堂调查此事,一但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到时候所有人面临的惩罚将会非常可怕。他们有些慌了,其中一人连忙道:“不行!得赶紧将这件事告诉老大!”

“对!赶紧告诉老大!”

“带上他一起去!”

其中一个人扯起张小狂的衣襟,沿小路向着远处一所小一些的房子走去。

张小狂脸上却泛起笑容,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这一所房子虽然小一点,却只供一人独居,有资格独占一幢房子的弟子,家世自然显赫,难怪会成为一众记名弟子的老大。

这个老大正是当初将张小狂骗向寒云住处之人,当他了解了情况,立刻慌张无措起来:“现在该怎么办?”他忽然愤怒指向张小狂,厉喝道:“你这个废物,倘若老子被赶出武玄宗,一定会宰了你!”

张小狂淡淡一笑,说道:“其实,只要我们能够说法一致,咬定了我只是偶感风寒才下山找郎中的,并不会被赶出武玄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不管是寒云师姐还是执事堂也就只是问问清楚而已。”

那名老大冷静下来,想了想道:“对呀,只要我们这些人口径一致,他们便问不出什么来,所以这并不能算是什么大事!”

“可是老大,这个废物失踪了好几天……虽说偶感风寒下山找郎中是允许的,但他这一去好几天不见踪影,又该如何解释?”

张小狂立刻接话道:“老大当然有能力,让我们这一期所有的记名弟子都口径一致的说我只下山去了半天,其余时间都因为风寒在身,待在房中养病呢!”

“对对对!”老大笑起来,说:“我们就说,他这几天没有参加修炼,一直都在房中养病,后来因为病情不见好转,这才下山找郎中医治的,在看完病上山的途中,正巧被寒云师姐给撞见了!哈哈哈……这样一来,最多只会追究张小狂一人的私自下山之责,我们却没有任何错误!”

他说着用凌厉地眼神,望着张小狂,阴沉道:“私自下山之责,这个锅你愿不愿意背呢?”

张小狂仿佛是遇到喜事一般,朗声答道:“这锅我背!”

“很好!”老大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过后,他走近张小狂,拍了拍张小狂的肩头,沉声道:“虽然你这次表现不错,但不要以为就可以因此继续缠着薛莺,她很优秀,也很讨厌你,你应该安心的做一个废物,离她远一点,不然下次我真的会将你给活埋了!”

新书求收藏、推荐鼓励!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