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零白月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久久小说网www.jjxsw.info),接着再看更方便。

苏眷同蔡颐搭话时,那几人已经灰溜溜的跑了。

谢浔跟在她后面,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脸上就差写上几个大字:我和蔡颐有仇。

苏眷挡在谢浔面前,对蔡颐表露笑脸,“蔡公子,久闻大名。”

蔡颐嘴角微弯,“蔡某不才,苏姑娘才是让人久仰。”

这半年,只要在京中,就没少听见苏眷的大名,就连苏眷的画像,都传遍了。

苏眷眼睛一亮,“你竟知道我”

自己甚至还没自报家门。

蔡颐笑,“见过苏姑娘的画像,姑娘比画像上的还要好看。”

谢浔在后面翻了个白眼,虚伪,苏眷可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才不会被你那么两句话就迷惑了。

【哇塞,他夸我好看,嘴真甜,有眼光,会说话,不错。】

苏眷:“外面都传蔡公子为人正直,是位堂堂正正的君子,今日一见,才知传言不虚。”

谢浔:“......”有时候真的很想当个聋子。

听见苏眷所言,蔡颐微微一愣,眉眼弯了弯,“苏姑娘谬赞了。”

他目光落在苏眷身后的谢浔身上,“谢兄,久违了。”

谢浔呵呵干笑两声,忍着没翻白眼,“是久违了,一直没听见你的消息,还以为你出什么大事了。”

苏眷当即踩了谢浔一脚,转过头瞪了谢浔一眼,【会好好说话吗,怎么能开口闭口就咒人家死】

谢浔疼得龇牙咧嘴,心里骂骂咧咧,你到底跟谁一家的啊!

苏眷这个小白眼狼,胳膊肘都快拐出京城了。

蔡颐笑笑不说话。

苏眷当即请人坐下,一同说话,共饮几杯,殊不知,不远处,柳悬正看着这一幕。

恰逢休沐,刘妙青也在,能听见苏眷心里话,她自然清楚,苏眷接近蔡颐,是有意笼络。

可柳悬却不知道,这会儿看着那边,神情倒是平静,只是目光挪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眷和蔡颐聊了好些话,愈发觉得这是个好苗子,将来若能辅佐新君,必能助新君治理天下,朝政清明。

谢浔眯着眼,一杯酒接着一杯喝,还给苏眷倒了一杯。

苏眷接过刚要喝,蔡颐便开口了,“此酒烈,伤身,姑娘不妨饮茶”

谢浔额角直跳,关你屁事啊,她酒量好,喝什么茶,管得可真宽。

呵,苏眷最爱喝酒,这你可管不着......

下一秒,苏眷笑眯眯,放下了酒杯,“蔡公子所言有理。”

说着,她接过蔡颐倒的清茶,抿了两口,眼角微弯,“好茶,多谢蔡公子。”

蔡颐:“苏姑娘喝得惯便好。”

谢浔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眷,这女人怎么回事,酒都不喝了!

就为了笼络一个可有可无的蔡颐,至于吗!

此刻,谢浔心里酸透了,眼看着苏眷跟着蔡颐走了,说是去那边亭子赏莲,他也没跟上去了,看着苏眷,这心拔凉拔凉的。

他转头就去找柳悬和刘妙青,人一坐下,嘴就叭叭叭,“我跟你们说,苏眷变了。”

刘妙青笑着看他,“怎么变了”

她倒想听听,苏眷是怎么个变法。

一旁的柳悬目光也看向谢浔。

谢浔连连摇头,“往日你们劝她少喝酒,多少句她都没听进去,方才那个蔡颐就说了一句,她就放下了酒杯,改喝茶了。”

“就一句啊!”

刘妙青笑了,“那不是挺好吗,总算有人说话她能听进去了。”

虽然不知道能坚持几日。

柳悬不说话,将刚煮好的茶,也给谢浔倒了一杯。

谢浔啧啧两声,“好什么好,那蔡颐就是个伪君子,苏眷跟他走近,指不定就被教坏了。”

这时,柳悬倒是说了句大实话,“蔡颐承自蔡公,品性不会差。”

言下之意,教不坏。

谢浔一听,都要炸了,这一个个的,怎么都那么看好蔡颐。

他当即看向刘妙青,总不能连刘妙青都要为蔡颐说上两句好话吧

刘妙青见他看着自己,眉梢微扬,“看我作甚,难道想听我夸人不成”

谢浔讨厌蔡颐,满京城就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两人有仇,谢浔单方面的那种。

谢浔连连摆手,“不必不必,我可听不来。”

...

蔡颐没想到,竟能跟一个姑娘这么谈得来,什么都聊了一会,相识恨晚。

苏眷也没想到,蔡颐这人看似古板,实则很多事情都看得通透,并不认死理。

两人当即约好,下次有时间再点一桌好菜,畅谈一番。

当天夜里,谢浔直接把白天苏眷去结交蔡颐的事跟平国公说了,“老头,你赶紧管管她,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

知道苏眷接近蔡颐,平国公倒是欣慰,摸了摸胡子,“这是好事啊。”

蔡颐可是蔡家的人,这些人,苏眷多往来,对她将来有益。

谢浔一听,眉头直皱,“那个蔡颐......”

平国公瞟了眼前的儿子一眼,“人家两篇文章就气了你几年,单凭心性,你就比不上人家。”

“你要是有本事,大可以也写两篇文章怼回去,要是你写得出来的话。”

谢浔被小看了,他气得跳脚,小看谁呢!

他气势汹汹回了院子,翻出笔墨纸砚,冷笑,“不就是写文章吗,谁还不会写了。”

今夜,小爷就写他个三四篇,让老头和苏眷都看看,他谢小爷才是那个值得笼络的人才,蔡颐算个屁!

这一夜,谢浔院里的书房灯火通明,以至于连沈如悔都惊动了,进去看了两眼。

素来不提笔的平国公之子,难得的坐在桌前磨砚,十几只狼毫摆在那,上好的宣纸一整打放着,看起来是要大干一场了。

“谢兄,你这是”

谢浔冷笑一声,“小爷我要写几篇文章,让老头他们刮目相看。”

看着谢浔这架势,沈如悔暗叹,不愧是谢家,光是书房里这些摆设和文房四宝,就值千金。

一个时辰后,沈如悔又来了,想看看谢浔的文章。

只见谢浔叼着根毛笔,躺在椅子上睡着了,两条腿翘着架在那张楠木桌上,地上都是纸团,看起来是一句话也没憋出来。

沈如悔:“......”

次日醒来,谢浔依旧盛装出门,闭口不提昨夜之事。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少夫人又双叒睡着了

少夫人又双叒睡着了

猪宝宝萌萌哒
A城特大新闻——A城著名豪门渣渣裴小爷干了一件轰动全城的事他趁着醉酒把A城第一才女林浅给强吻了当晚上了各大媒体头条,热搜爆了,服务器瘫痪了然后裴林两家长辈挂不住面子了两家的爷爷一棋定生死裴爷爷输了的话,裴小爷入赘林家林爷爷输了的话,林小姐嫁到裴家再后来……少夫人,你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林浅:吃饭,睡觉,打王者裴小爷,你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裴小爷:吃饭,睡觉诶?你不跟少夫人一起打王者吗?裴小爷
都市 连载 31万字
无敌大善人

无敌大善人

唐尸
一个被善人系统砸中的混混,什么?只能做好事?不存在的!十八般武艺,他样样精通!他无所不能!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都市 完结 141万字
我的治愈系直播

我的治愈系直播

青青桔梗
【种田+直播+养娃+解压治愈+卡牌】企鹅直播忽然冒出了一个叫“田园佳味”的直播间,起初众人只以为,这是一个戴着口罩的小姐姐种种田,卖卖小白菜的小小田园直播间。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它不止是一个普通的田园直播间,还是一个解压,治愈直播间,明明只是简单的种田,卖菜,摘果子,修修驴蹄,挤挤羊奶,改造老宅,养养娃的日常,怎么给人的感觉就那么不一样呢,甚至观看她直播的人,命运轨迹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被患者
都市 连载 109万字
订婚后我穿到了十年后

订婚后我穿到了十年后

小喵糖
荣乐跟程斯戈订婚之后,失踪了十年。这十年里面,程斯戈过的生不如死。荣乐不过出个门,就来到了十年后。她还是二十岁,不过,她的未婚夫竟然忽然比她大了十二岁。不只是如此,她跟程斯戈在一起后,所有人都说,她是替身。因为程斯戈有一个未婚妻,跟她叫一样的名字,长的也一样。荣乐解释说,她就是本尊,而所有人,都不相信,只以为,她要面子。程斯戈旁白:在你走的第十年,在我忍不住想要去找你的时候,你又回来了。
都市 连载 149万字
军婚甜蜜:京圈大佬争宠娇娇女

军婚甜蜜:京圈大佬争宠娇娇女

掌上明猪咸酥酥
21世纪26岁的包租婆苏沐晴为了救闯斑马线的小孩,壮烈牺牲。再次睁眼后,莫名穿到了架空的七零年代,成了烈属,免费得了三个便宜弟妹外加一个阿婆。在这个陌生的年代,苏沐晴获得了金手指超市空间,果断带着家人远离城里的纷争回乡下苟着。刚来就有个帅气的军人师哥说要给她当靠山,有颜有钱又有权。本想着在乡下低调抚养弟妹长大,却莫名成了好运捡漏王。进山摘野果遇人参,去废品站捡到钱、伸手一扶是厂长老娘......
都市 连载 85万字
甜蜜军婚,兵王的黑客小娇妻

甜蜜军婚,兵王的黑客小娇妻

九日温暖
前世,她把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在最后一刻她知道这世上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看着宠了她两世的铁血上将,这样的老公不扑到还要给别人送去前世自己是有多蠢。南宫音可不扮猪吃老虎,本身就是国际特种学院的总指挥还用隐藏自己,她发誓这一世要活得潇洒,没事做做任务,撩撩老公,顺便撒点狗粮,闪瞎一众人。但撩着撩着老公,才发现原先这个温柔的上将是装出来的,面前这个腹黑的人是谁,南宫音表示不认识。战辰逸‘丫头,我的心脏只
都市 连载 17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