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久久小说网www.jjxsw.info),接着再看更方便。

带着些命令的语气,朝离一瞬思量便明白了顾含章的意思,随即一步一步走到顾含章面前,将手中的绢帕递给了他。

是了,太后赐婚,顾含章也要为太后的面子考虑才是。

待顾含章一接过朝离手中的元帕,朝离就立刻转身往梳妆台而去,那模样唯恐避之不及。

她没有发现,顾含章的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她身上,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身后传来细微的动静,那是匕首出鞘的动静。

朝离眼观鼻鼻观心,木然地拿这梳子给自己梳头。

说起来,顾含章贴身带在身上的匕首,就是那位心上人送的。

要是他心上人知晓顾含章用匕首作假元帕,不知会是什么想法,是感念顾含章为她守身,还是叹息顾含章的新婚妻子不是她

须臾,朝离抛下脑子里那些念头,专注地盯着面前铜镜。

镜中的人模样生得非常好,和前世死前半年缠绵病榻的模样截然不同,朝离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活着,真好!

不多时,门口传来声音。

“奴婢打扰世子和世子妃了,夫人让奴婢来看看。”

吴嬷嬷惯会做人,她口中的夫人自然是顾含章的生母德绍公主。

说是看看,其实就是来取元帕,顺便检查朝离的身上是否有损伤。

“进。”

朝离还未开口,顾含章便应了一声。

随即,吴嬷嬷躬身入内,对二人行了个礼,便目不斜视直往床榻而去。

不多时,吴嬷嬷嘴上说替朝离梳妆更衣,实则检查了一番身子,才微笑着带走元帕,离开前细心地关上门。

朝离收回目光,心知即将敬茶。

前世敬茶,可是让朝离受了不少罪,顾含章就站在一旁并未言语,也不帮她说话。

或许后来在宫里晕倒,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敬茶被磋磨的缘故。

今生,倘若那些人还妄图爬在她头上,那别怪她不客气。

哪怕是只有一年的时间,她也不愿意再曲意逢迎,怎么着也得恣意些,叫那些欺辱过她的人好生看看。

就在这时,门外突兀地响起声音。

“小......夫人,奴婢来给您梳洗。”

听到青衣的声音,朝离眼中一片酸楚。

上一世临死前的半年,只有主仆二人相依为命,青衣还为此受了不少委屈,大冬天的一双手泡在井水里,长满了冻疮。

朝离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青衣,进来吧。”

“是,夫人。”

青衣推门而入,入眼便是坐在桌前的顾含章,她赶紧低下头。

有时候她很明白,为什么自家小姐会对性子这么冷的一个人上心,这人明明就看不到什么感情。

甚至为了他豁出去名声都不要,三天两头找各种借口来找顾含章。

纵然没有回应,还是一如既往地缠着他。

罢了,只愿小姐的满腔情谊,能够得到垂帘。

“青衣,穿我娘准备的那套衣裙,妆容再素雅些。”朝离淡淡地开口。

青衣微愣,看了一眼不动如松的世子,有些不确定开口。

“您不是说那套衣裙素雅,得过几日再穿吗”

大婚第二日便一身鹅黄长裙,似乎也不够喜庆,到底昨日才穿了嫁衣。

原本小姐准备好了新婚第二日的衣裙,却不知道为何会改变主意。

“无妨,照做便是。”

朝离的神色看起来不似作假,青衣只得应声。

换好了衣裙,朝离坐在梳妆台前,任由青衣为她打理。

和前世敬茶的衣服一比较,今日看起来就寒碜得多,可朝离并不在意。

常言道:女为悦己者容。

既然已经不再将目光放在那人身上,穿什么都好。

“还有一事,往后还是唤我小姐。”

青衣手上动作一顿,满眼的疑惑不解,不知道为何一夜过去,自家小姐的反应就有了那么大的变化,她好不容易才适应了叫朝离夫人。

前几日朝离的母亲也同她说过镇北侯府的规矩,称呼小姐,那是闺阁中的叫法,嫁过来就得叫朝离夫人。

更何况,小姐好不容易嫁给顾含章,怎么会不让叫她夫人

只是青衣向来听朝离的,当然不会反对。

主仆二人的动静并未避着顾含章,屋子就这么大,他自然是能听到。

顾含章眼神微微波动,他放下手中的书,抬眼扫一眼朝离。

满心情愫的女子,却一夕之间忽然如同变了一个人,倒是让顾含章颇感有趣。

思索一番,他便将这种表现和那所谓一年的期限归结于那人的手段。

或许,朝离只是想要让他在一年之内对她倾心。

好似一下子没了兴趣,顾含章径直起身,也不言语,负手转身走了出去。

青衣听见脚步声彻底远去,这才压低声音小声开了口。

“小姐,您和世子之间怎么了我今早观吴嬷嬷离开婚房并未有任何不妥之处,脸上还有淡淡地笑意,昨夜里小姐和世子应当是琴瑟和鸣。只是,为何世子一点变化都没有,依旧如此冷漠”

按理说,成亲的新婚夫妇,应该是如胶似漆的。

可是朝离和顾含章之间,好像只剩下陌生和疏离,两个人根本就不像是夫妻。

一般的丫鬟不可能问朝离这些,但青衣和朝离的感情不一样就另当别论了。

朝离轻笑,“往事如梦,我不想再继续,捂不热的心就不捂。青衣,以后恣意些,哪怕是在后府中,你也无需小心谨慎。”

不管再谨小慎微,不受待见就是不受待见,再伏低做小都没用。

青衣抿唇没有多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她知朝离定被伤得很深,若非如此,她不可能说出这番话。

卯时末,朝离带着青衣往德绍公主所在的绍华苑而去。

至于顾含章,前世他是在辰时基本上人都走完了才出现,朝离自然不会让青衣去寻他。

刚走到绍华苑的院子口,里面的声音便传入朝离耳中。

“娘,大哥怎么会娶那个女人我就是不要她当我的嫂子,她根本就不配!这么晚了都不来敬茶,让我们好等,小门小户的教养也就这样,真是为我哥感到不值!”

听到这声音,朝离不禁嗤笑。

呵呵,别来无恙啊!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全系第一魔妃

全系第一魔妃

一顾思思
【玄幻异世】魔斗大陆上最尊贵的当属魔师,他们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她,生来就被亲生父母抛弃,是生活在最低层的小乞丐。初次觉醒,却被告知无法成为魔师,人人都称她是废材,她偏要励志成为伟大的魔师,将曾欺辱她的人踩在脚下,给养母最好的生活。一日捡回一个漂亮的小哥哥,为救他变卖了仅有的家产,心心念念想让他成为小弟以后孝敬自己,还未等到享福,家人便来寻他。“你的命还给你,我不要你孝敬了,我会站到顶点,在魔师
都市 连载 346万字
逆天改命,灭了德妃自己做太后

逆天改命,灭了德妃自己做太后

粟雪
惠宜德荣,凭她是谁,再尊贵,也尊贵不过佟佳氏嫡长女的皇后尊位。孝懿仁皇后重生归来,虐德妃,养胤禛,非双洁。一朝重生,佟佳姝芸回到入宫之前。一步一步掌控后宫,掌控乌雅氏,抢夺胤禛的抚养权,改玉碟,让他彻底变成自己的儿子。皇后定是要做的,但要做的可不只是皇后。太后,才是此生所求!(胤禛养母孝懿仁皇后重生,只带着前世短短二十几年的记忆,在不知道将来如何发展的情况下,又能走出一条怎样的晋升之路?)
都市 连载 61万字
天师灵狐传

天师灵狐传

平林默默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陈阳,被天降金刚琢击中,金刚琢化作一道白光融入他手脖上的红色麒麟状胎记中,让他拥有了收服鬼神的法力。从此他危险重重,奇遇不断,能力越来越强,拥有了“能上天、能入地、能蹈海”的仙界神力。
都市 连载 12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