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久久小说网www.jjxsw.info),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一幕落入顾含章的眼中,有那么一些不是滋味。

莫不是镇北侯府怠慢了她吃食用度不成

高门大户内向来很是在意外面的议论,要是外人知晓朝离在娘家吃得那般开怀,想必都会觉得在侯府中受到了苛待。

然而顾含章心知肚明,即便是朝离不愿意掌家,母亲也对朝离瞧不上眼,但吃食用度也不会短缺。

或许,是别的缘故。

用过午膳,朝律便让朝离带顾含章去院子里小休一番,朝离应下。

顾含章从未踏足过朝离的院子,更没进过她的闺房。

此刻被朝离带着往她的院子而去,倒是让顾含章心里涌起一些奇异的感受,却并不排斥。

两人一前一后走,一路无话。

顾含章的身材高大,大有一种将朝离囊括在身前的样子,后面青衣和秦峰远远地跟着,画面异常和谐。

不管两人真实的情况如何,这会儿回朝府,顾含章休息自然要去朝离出嫁前的闺房。

回到房间,顾含章倒是目不斜视,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朝离这间闺房的摆放。

朝离也不在意,招呼着顾含章休息。

“世子,我去休息一会儿,您请自便。”

说完,朝离竟是完全没管顾含章,自行往内室走,倒也不算把他当外人。

也不怪她如此,毕竟上一世的顾含章来了她的闺房好几次,自然没什么不自在的。

顾含章抿唇,深深地看了一眼朝离,转身往书架走。

也不知道这些闺阁中的女子,往日里看的是些什么书。

“这里的书,我可以看吗”顾含章问。

朝离满不在意地摆摆手,“世子随意。”

顾含章从中抽出一本书翻开,随意地扫了一眼,一股淡淡地香气扑面而来。

书中传来的暗香让顾含章略微不自在,喉结动了动,他压下不该有的某些情绪,将注意力放在书本上。

朝离的书都是女子看的,大都是一些小话本或者传记,顾含章有些看不进去,只能将书放回书架。

忽然,书架几本书中间一抹纯白引起了他的注意。

顾含章抬起手,右手已经触及到了那一抹纯白,却突然停了下来,似是觉得这样的举动颇为不妥。

但,犹豫了一番,他还是将其拿了下来。

原来这是一张绢帕,并且顾含章还非常熟悉,因为这张绢帕的主人正是他。

绢帕上绣着一簇琼花,右下角有两个小字:含章。

朝离在内室根本就睡不着,顾含章在屋子里与她一起待着,她总觉得非常不自主。

就在朝离走出内室打算叫他先回去之际,却见他手中拿着一块面熟的绢帕。

四目相对,朝离低头咬唇不语。

一时间,回忆充斥在朝离的脑海中。

前世在朝离满心欢喜打算将好消息告诉顾含章之时,发生了一件意外,尽管如此,她在刑部以这方绢帕当做信物,却没将顾含章叫出来。

后来,这张绢帕染上了血。

弥留之际,她让青衣将这方绢帕还给顾含章,也不知道她是否照做。

呵,琼花绢帕!

出嫁前朝离太过不安,随手将绢帕塞进书架里,便忘了。

前世朝离是后来才拿去镇北侯府,但也被顾含章发现,本想还他,他却说给她便是,以至于她视为珍宝。

若非那人后来提及,她还真不知这东西有别的意思!

想到这里,朝离眼中满是恨意。

重生到现在,她一直都在压抑对顾含章的恨意,因为她明白,爱的越狠,恨得越浓,她不想在意他,而且一切悲剧的根源是她自己。

可是此时此刻,她竟是完全压抑不下去。

顾含章微微挑眉,捏着绢帕递到朝离面前。

“为何收着”

尽管不知这张绢帕是为何到了朝离的手中,但顾含章非常确定是他的。

面前的人偷偷收藏它,其原因不言而喻。

朝离心中火气,最讨厌的就是顾含章这种明知道一切,却故意还来询问的态度。

忽然,朝离笑了。

“世子可知,我为何要与你和离除了不想耽误你,还有一个原因,你要听一听吗”

不知为何,顾含章下意识想要拒绝,不想听。

可是,朝离并未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开了口。

“因为,我曾心悦世子,将世子视为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满腔情意深入骨髓。当初我不顾礼义廉耻,往世子身边凑,只想求得世子半分怜惜,却无果。人是会累的,累了就不想爱了,也不想继续下去。谁年少轻狂没有心悦过一些不该心悦之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实属正常。”朝离冷冷地开口。

顾含章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什么意思”

朝离冷笑,一把从顾含章手中将绢帕抢夺过来,快步走到屋内的火盆边,将绢帕丢了进去。

火盆里烧着银丝碳,那是为了给屋子取暖,不至于冷到顾含章这位矜贵的世子爷。

“嗡!”

绢帕瞬间燃起来,窜起一道火苗,火光映在朝离的眼中,忽明忽暗。

“什么意思”朝离吐出一口浊气,转身直视顾含章,笑得放肆,“世子睿智无双,如此浅显的意思还要我说既然世子非要我说,我也不是不可以为世子解惑,好歹相识一场,更有一年的约定。曾经的世子在我眼中,如同我非常喜爱的那一对琉璃盏一般,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可是,现在的世子在我眼中,不过是不小心摔碎的普通茶杯,只剩一地残渣碎片,什么都不是。朝离如此解释,世子可是明白”

顾含章浑身上下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势,眼神如同寒冰,落在朝离的身上,双拳咯吱作响,握拳的力度极大。

朝离丝毫不退缩,目光直视顾含章,眼中同样没有温度。

良久,顾含章突然转身离去,没有任何言语。

待顾含章走后,朝离如同被抽走力气,几乎要站不稳,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顾含章还是那个冷漠无情的顾含章,难怪上一世那些个纨绔子弟没有一个敢直面他,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叫人望而生畏。

朝离扶着桌案坐下,眼中却异常坚定。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全系第一魔妃

全系第一魔妃

一顾思思
【玄幻异世】魔斗大陆上最尊贵的当属魔师,他们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她,生来就被亲生父母抛弃,是生活在最低层的小乞丐。初次觉醒,却被告知无法成为魔师,人人都称她是废材,她偏要励志成为伟大的魔师,将曾欺辱她的人踩在脚下,给养母最好的生活。一日捡回一个漂亮的小哥哥,为救他变卖了仅有的家产,心心念念想让他成为小弟以后孝敬自己,还未等到享福,家人便来寻他。“你的命还给你,我不要你孝敬了,我会站到顶点,在魔师
都市 连载 346万字
逆天改命,灭了德妃自己做太后

逆天改命,灭了德妃自己做太后

粟雪
惠宜德荣,凭她是谁,再尊贵,也尊贵不过佟佳氏嫡长女的皇后尊位。孝懿仁皇后重生归来,虐德妃,养胤禛,非双洁。一朝重生,佟佳姝芸回到入宫之前。一步一步掌控后宫,掌控乌雅氏,抢夺胤禛的抚养权,改玉碟,让他彻底变成自己的儿子。皇后定是要做的,但要做的可不只是皇后。太后,才是此生所求!(胤禛养母孝懿仁皇后重生,只带着前世短短二十几年的记忆,在不知道将来如何发展的情况下,又能走出一条怎样的晋升之路?)
都市 连载 61万字
天师灵狐传

天师灵狐传

平林默默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陈阳,被天降金刚琢击中,金刚琢化作一道白光融入他手脖上的红色麒麟状胎记中,让他拥有了收服鬼神的法力。从此他危险重重,奇遇不断,能力越来越强,拥有了“能上天、能入地、能蹈海”的仙界神力。
都市 连载 12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