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九九九九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久久小说网www.jjxsw.info),接着再看更方便。

果然不出所料,皇后一计不成又出一计。

当天夜里翊坤宫就有人来报,说景仁宫的绘春有了动作。

年世兰听着这个消息,只是告诉去通知曹常在并让她按兵不动静待时机。

得等人家把事情落实了才好出手痛打落水狗,将事情闹大啊。

年世兰冷笑的坐在软榻上拨弄着蜡烛的灯芯,昏黄的烛光照在她艳丽逼人的脸上显得格外诡谲 。

————————————

五日后 启祥宫内

音袖走进殿内,对着曹琴默点了下头。

曹琴默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了,可惜她也是那戏中人,身不由己啊。

半晌儿,有奴婢将熬好的安胎药端了上来。曹琴默神情不明的睥睨一眼送来的安胎药,等了一会儿,然后用眼神示意音袖,音袖马上端了过来:“小主,趁热喝吧。”

曹琴默就势喝了一口,然后直接撇头吐到了地上,疑问道:“今个儿的药怎么有些酸甜呢,跟往常的不一样。”

随即,音袖就叫来了太医江慎。经过江慎检验发现这安胎药里面添加了致使胎儿畸形的药物——商陆

曹琴默主仆二人神色大变,这皇后用心歹毒至极。曹琴默反应极快:“快!命人去养心殿请皇上,去翊坤宫请华妃娘娘来,快去!”

皇上知道启祥宫来报这事,也是焦急万分生怕皇嗣被人谋害,急忙坐着轿辇赶来。在殿门口刚好遇到赶来的年世兰。

年世兰刚要行礼:“皇上.....”没等年世兰说完,皇上一摆手意思不必,直接走了进去。年世兰见状也跟着走了进去。

皇上进来不等众人行礼就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皇嗣可无恙?”

曹默琴掩着帕子,泪眼婆娑,显得可怜极了:“皇上您要为嫔妾做主啊,嫔妾自从怀孕以来就小心谨慎唯恐皇嗣有恙,前些日子太医给开了安胎药,今个儿嫔妾喝这药,发现味道跟前几天不一样,不放心就叫来太医看看.........”曹琴默好似被吓到的模样,流泪不止....

然后太医江慎接过话茬:“启禀皇上,这这药中被人添加了的商陆,如果孕妇服用会使胎儿畸形。”

皇上听后大怒:“放肆!究竟是谁干的,赶紧给朕去调查!”

众人:“皇上息怒”

皇上看了眼年世兰,迁怒道:“华妃,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好照顾”

曹琴默听到这话顿感不妙,不等年世兰回复皇上,她就真情实意的道:“皇上,华妃娘娘照顾嫔妾可以说的上是亲力亲为,每日都会来问嫔妾和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而且嫔妾现在的用度都是华妃娘娘从她自己的份利中拨给嫔妾的。华妃娘娘再怎么悉心照顾嫔妾,也是万万想不到居然会有人三番两次的谋害皇嗣啊!”

皇上听闻这话觉得也是,世兰绝不会谋害朕的孩子,世兰她是那么爱朕,是朕迁怒于她,略带愧疚的抓着年世兰的手说道:“世兰....”

年世兰看着皇上这喜怒无常,虚情假意的模样恶心至极,只能强忍着反胃假借安慰,将手抽出顺着皇上的胸口说道:“皇上您不必多说,臣妾理解皇上您担心龙嗣,眼下还是曹常在的事要紧。”

皇上这才道:“你说的三番两次是什么意思?难道之前还有人谋害你?”

曹琴默哭着说:“前几日,嫔妾想着多运动运动对生产有好处,就在自个儿的院子里绕着走一走,结果走到一处脚下一滑就摔了,这才有太医给开安胎药。”

皇上疑惑:“朕知道此事,不是说是你不小心的缘故吗?”

曹琴默泪流满面:“嫔妾当时实在害怕,还是嫔妾身边的音袖注意到嫔妾脚下有几颗光滑的鹅卵石,皇上,嫔妾的院子里从没有鹅卵石啊。嫔妾当时害怕极了,怕有人故意害嫔妾,嫔妾实在不敢声张,只想着以后就不出屋了以保孩子平安。”

皇上面色凌厉:“朕的后宫居然有这种居心叵测之人,胆敢三番两次谋害皇嗣。”

这时苏培盛将当时在小厨房给曹常在熬药的奴婢带了上来。

皇上厉声道:“贱婢!是不是你给曹常在安胎药里下的药!”

给这奴婢吓得面色如土,跪地哭求道“奴婢冤枉啊,奴婢冤枉啊,奴婢绝对没有给小主下药啊!”

年世兰:“除了你还有谁接触过这安胎药。”

“奴...奴婢”

年世兰大呵斥道“如果没有别人那就是你这个贱婢下的药!”

“奴婢想起来了,奴婢想起来了,熬药中途宫女月儿来过,她来过她来过。”

皇上:“你可看到她做了什么!”

“奴婢,奴婢不知道啊,对,绝对是她下的药,她故意支开奴婢,让奴婢转身去柜子里给她取东西。”

皇上:“苏培盛速去将那个贱婢带来!”

————

外面传来:“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知道这个消息,终究是来迟一步。曹琴默和年世兰故意不让消息递到皇后那去,就等着皇上来处理。

皇后:“臣妾参见皇上。”

皇上脸色不虞:“出了这么大的事,皇后来的这般迟。”皇后刚想解释,皇上就一摆手:“行了。”皇后感觉极为不妙。

苏培盛行动快速,办事细微。他不仅将月儿那个奴婢押送过来,还把同个宫殿一起的奴婢也带了过来,并且在月儿的屋子这找到了一包可疑的东西呈给了皇上。

皇上把这包东西扔给了江慎,江慎赶忙接住,并且打开查看:“回禀皇上,这确实是商陆。”皇后和剪秋听闻这话肉眼可见的变得不好,这药不对啊!不对,不应该是商陆!此刻皇后知道她被人设计了。

皇上:“贱婢,证据确凿究竟是何人让你来害龙嗣的!”

月儿:“奴婢冤枉啊奴婢冤枉啊!”

年世兰呵斥道:“你们平时一起的有谁注意到过这贱婢的异常,如实回答,如若不然通通打入慎刑司。”

那些个奴婢卷入这种事情本就害怕无比,瑟瑟发抖。其中一个奴婢瑞瑞不安,眼底满是惶恐的说道:“奴婢,奴婢前几日晚上看到过皇后娘娘宫中的绘春姑姑和她见过面。”

剪秋一听这话顿时横眉怒目呵斥:“放肆,你这贱婢竟敢牵扯皇后娘娘。”

年世兰:“你才是放肆,皇上和本宫在这哪有你一个奴婢说话的份!再说了事情还没有定论,皇后娘娘还没说什么呢!”

皇后听见剪秋说话的那一刻就知道皇上一定更加怀疑了,剪秋急躁啊!看了剪秋一眼,剪秋自己也知道自己失言了。

皇上把她们的动作看个分明。

那个奴婢继续道“奴婢绝对没有胡说,那天半夜奴婢听见身边有声音,睁开眼睛一看月儿出去了。奴婢心里感觉好奇这么晚了她出去干什么,于是奴婢就偷偷跟了出去。然后看到月儿居然跟绘春姑姑见面,奴婢奇怪我们启祥宫素来跟绘春姑姑没什么往来,看到这奴婢就赶紧回去假装无事发生。”

曹琴默听到这立马跪地悲愤欲绝的说道:“嫔妾从潜邸以来就对皇后娘娘恭顺有加,从不敢有半分逾越之举啊,嫔妾如果有无意冒犯的地方您惩罚嫔妾啊,皇后娘娘您为何要害嫔妾的孩子啊!”

皇后刚想辩解,没想到曹琴默说完就昏了过去。

众人大惊。

皇上看到曹琴默晕倒在地,立马上前抱起她将她放到软卧上。

年世兰给江慎一个眼神道:“太医赶快过去看看曹常在。”

江慎快速过去诊脉,片刻回复:“小主之前就动了胎气,今日更是情绪激动,悲愤交加忧思过度导致昏迷,今后小主万万不能情绪激动。”

年世兰看着皇后那倒霉的模样,心里冷笑,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曹妹妹真是可怜,她从来都是温柔谦和的,这番真是遭了大罪了。”

皇后现在是有口难言。

皇上也根本不给她辩解的机会:“将这几个贱婢和绘春打入慎刑司,严加拷问定要揪出这幕后之人。”

皇后闻言,脸色大变:“皇上!”皇上这番举动直接打了皇后的脸啊。

皇上现在对皇后很是失望,如果这事是她做的那他真是动了废后的心思了。不是她做的她没有察觉到,那就是御下不严。

他子嗣稀少,现在只有三个阿哥,其中四阿哥还残疾毁容了,一想起四阿哥这事更是火上浇油,四阿哥醒来情绪激动的说有人推了他,但是经过夏刈调查就是意外,这让他觉得四阿哥是有些疯了。当时那些逆贼们可没少拿这件事攻击他,舆论四起,费了好大劲才平息。

如果不是曹常在为人机敏谨慎察觉出这安胎药不对,这要是生出一个畸形儿,还是他登基以来第一个皇嗣。虽然八阿哥已经关,九阿哥已经被关进宗人府,但是还是有跟随他们的逆臣,到时候说不定会怎么控制舆论。

想到这皇上目光如刀般刺向皇后。

皇上无情的说道:“皇后身体虚弱,今后六宫事务全权交给华妃处理,皇后在景仁宫安心养病吧。今日之事不可泄露出去。”

皇后听见皇上下的命令,身形摇晃,满眼的不可置信。

看着皇上冷漠的样子知道局势已定,现在就是多说多错,只能听命。

众人称:“是。”

之后皇上命人好生伺候曹常在,众人都回各宫去,他自己也回了养心殿。

————————————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天降丫鬟要革命

天降丫鬟要革命

胡陶陶
?一个丫鬟的自我修养:楚絮X秦大少爷秦江城单手壁咚,并含情脉脉地看着楚絮,声线深沉,“我要你做我的...”某絮脸红得如猴屁股一般,幸福会不会来的太突然,真是要了老命了,小脚不安分的在地上摩擦。“做我的小奸细!”楚絮如遭了雷劈一般愣住,害,真是浪费表情!楚絮X秦二小姐秦二兴致勃勃的打开胭脂盒,啥?居然被自己造完了,深吸一口气,使出狮吼功十级功力“楚絮,快去给我买!”某絮双手捂着耳朵,身子撤得老远,
都市 连载 41万字
神雕之降龙掌

神雕之降龙掌

神的魔手
当国术的内劲与古武内功融合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一名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重生到了神雕世界,一场意让他成为了萧峰的徒弟。这里有天仙般的龙女,温柔的程英,刁蛮的..
都市 连载 9万字
青萍

青萍

月关
那一世,天河倾泻,九州尽成泽国。又一世,十日并出,大地化为炼狱;再一世,鬼门大开,人间化为鬼蜮……天地不仁,以苍生为刍狗!万古轮回,究系谁人主宰?这一世,一介..
都市 连载 354万字
重生小俏媳:首长,早上好!

重生小俏媳:首长,早上好!

丁嘉树
【甜宠+虐渣=爽文】娇媚小媳妇被扑倒,红着脸道:“顾少校不是说娶妻娶德不娶色吗?”顾少校:”嘴上说说而已,你别当真。”重生前,宋冉单纯天真,被继母败了家产,被闺蜜抢了男人,终生未嫁,孤苦一生。重生后,宋冉擦亮眼睛,吃一堑长一智,首先要做的就是抱紧她那前途金光闪闪的少校顾营长的大腿。诶?是不是大腿抱太紧?是不是她媚过头了?怎么顾少校随时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1V1身心干净,欢迎勾搭】
都市 连载 47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