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久久小说网www.jjxsw.info),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清仁微眯起眼。

只一个照面,还未看清其人相貌,他心中就起了异样。

那只足尖若莲,鞋面由白色绫缎制成,几只浅青色的竹叶细缀,正中间却是一朵妖娆的红艳芍药,艳得夺目,再循上望去,入目浅青色锦衣,勾勒玲珑腰肢,容色倾城,而最让人沉溺的,是她那一双眸子,含万潋艳华,千般波澜,若春里细雨纷纷下的桃花,湿润而娇柔……

只要是男人,见之眸色,皆会沉溺……赵清仁心里想:他终于知两个弟弟是为了什么样的女人而争斗了。

倒……也不是寻常脂粉,未让他失望。

这女人走进来,直直地望进赵清仁的眼中,无惧,无哀,无波……镇定得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夜晚,她被邀请到主人家做客一般。

若是寻常女子,知两个公子哥为她大打出手,主人家掌事的提她来见,多多少少会担心小命的吧,尤其是她还是惹到手段狠戾的赵家。

风儿轻轻,吹拂起她的衣角,衣裙翩飞若花绽,发丝轻风,带起清雅芬芳,幽幽风起,此香也钻和了赵清仁的鼻尖,他心中像是被某种东西拔动了一般,耳边轻轻幽幽地听尽春风之韵……

女子开口,声音泠泠若幽兰轻动于春夜,平添一层清冷的暧昧:“见过赵公子。”这声音莫名地与他脑中忽然响鸣的春韵相合,更添夜之华魅。

她的脸却极清雅,明明声音动人,但面容却未带一丝妖艳勾魂,但她只是站在那儿,站在春风中,风仿佛也变和温柔旖旎几分……赵清仁沉默地看着她站在身前,想到两个弟弟的疯狂失态,不知为何,有一种奇怪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他感觉是一种杀意,一种本能的杀意……

可是他没有第一时间下令手下将她带下去杀了,而是淡淡挥退围在她身边的下属,予她说:“坐。”

他给她赐了座,属下得了令却是有些犹豫,没有立刻出去,带来女子之前赵辰毓的疯狂反抗,和不要命地对他们这些赵大公子属从拔了剑,种种情态落入他们眼中,都让他们对此女充满了警惕之心……

赵清仁冷淡的目光睇来,看进下属的眼睛,充满了无庸置疑的下位者高压:“怎么,你们不放心什么,是不放心她,还是不放心我……”

“属下不敢。”手下立刻抱拳退出房门。

璃末看着刻意没有掩上的房门,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心想着这赵家下属倒是忠心体贴得很,很是为他们的下任家主着想呵……

但他们不知,合欢宗最高心法魅功,不需要脱下衣裳以色侍人,光是魔功大成的“九转魅音”就可以让听到声音的男人不受控制地欲火焚身,控制不住自己心智与情欲。

不说赵清仁,赵五郎与赵三郎就是自己这个换了容貌使出合欢宗功法的身体一个眼神便搞定的……其实她一开始只是想借由靠近赵五郎的身份便利,以最短的时间得到些许赵家不能外人得知的情报,谁知一时没有控制好魅法媚功,连来看望赵五郎的赵三郎也被她迷得神魂不知颠倒,还惊动了赵家下任掌事赵清仁……

这是她没料到的,但风险还代表着相对利益的巨大,或许,这也是一个契机,让她有机会取得比之前需要的更深入的情报。之前的赵家,对于璃末而言是一个滴水不进的铁桶,可她现在却是可能从内面窥探……说不得的机缘巧合了。

“你笑什么”赵清仁在她身后问,璃末是背影对着他的,她也不知自己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是可让男人魂牵梦萦,久久无法冷静,而此时赵清仁眼中的冷漠又是多么的难得可怕。

璃末轻轻侧首,完美的侧颜被清冷的月华镀下一层银辉,她眸色轻动,再不如之前清冷,却是像蒙了一层魅光,依旧地笑着说:“我在想,今夜的月色极好,适宜醉风下棋。”

这话仿佛什么也没说,听入赵清仁耳里却让他眸色幽深了几分,他说:“赵辰毓本要今夜与你对酒下棋”

“大公子真聪明,什么也瞒不过你。赵三公子在晚间是这样与我说的,可还未品尝得他特意寻来的酒,我就被您请了来了……”璃末指尖轻敲着门扉的木制棱格条,像是夜曲魅音,莫名地撩动人心,手腕轻轻柔柔,滑动轻抚的弧度不大,却是带着某种优雅的韵味。

赵清仁看着她,莫名地感觉此时两人之间,她隐隐站在主导者位置上,这让他极生不悦,这是他极少得到的体验,可以说除了曾祖赵长老,谁也不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而一个区区外门女弟子……

他淡淡地说:“你仗着我三弟与五弟的宠爱,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听完这话,璃末才转过身,进入房中第一次认真地看了赵清仁一眼,看着他俊美又带着些许冷漠邪性的容颜于夜色中半明半暗,她眸色平静,道:“不敢仗着郎君们的宠爱的,一人为宠,二人则为孽了,不是吗”

赵清仁听了她的话,见她直接挑明话头,心中微动,却听得她下一刻发出如幽琴般撩动心弦之声:“此时此刻的我能依仗的,大概只得是大公子的怜惜了吧……”

这话仿佛将自己的生命一切都交付于赵清仁这个上位者手中,带着下位者的乞怜,可她却是表情平淡,口中的话仿佛是说笑而已,更是让赵清仁有种心痒异动……他感觉自己有些摸不清眼前的女人。

那不是情欲的心痒,而是想扒开这人的层层外壳,寻找这个女人的真实内相,他想要捉摸清楚,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的目的是什么,她的手段是什么,她的种种招术还有什么……

现在立刻杀了她,也是一种选择……但赵清仁不愿意这样做……

他盯着她,像一只蜘蛛在夜色中窥探着他的猎物一般,而璃末,不动若素雪覆松,清冷而妖惑,站在那儿任他沉默地打量着。

最终,赵清仁道:“明日起,你在我房中侍墨,五郎那边的侍药由其他人代替,三郎那边,我也会使人与他说明白。”

至于说明白什么,他却没有说清。

璃末望着他的眼,那双眼充满了强者的力量与上位者的冷傲,它仿佛在告诉她:无论你玩什么把戏,有多少的心机手段,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是吗

璃末轻轻勾起笑,毫不退让地与其对视。

两人目光在夜中相视,化出一道无形的电光。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阮上校低哄病弱小黑莲花

阮上校低哄病弱小黑莲花

叶落千秋
(女强+马甲+双洁+甜宠+病弱白切黑+绿茶小狗)(一个闲来无事发疯时想起的脑洞,只能说,xp在此本暴露无遗,女强男弱,甜宠,超级甜,介意者慎入!!!)第一次见面,她闯入一个组织执行自己的第一次杀手任务,被组织的人发现后,他救了她。她一直铭记这这份恩情,于是后来许多年她都一直在找他。但,当他真正出现的时候,她将他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探听他生不如死的过往,那股凝聚了多年的执念仿佛从感激变成了别的什么
都市 连载 47万字
墨宗

墨宗

酆子
万物苍狗,流云浮萍。正道,邪道,世间之人分了多久,争了多久,自是血雨腥风,万物飘零。然人心自勘明镜台!
都市 连载 2万字
四合院:鹅毛大雪,我自逆天改命

四合院:鹅毛大雪,我自逆天改命

用户25768813
重生五十年代,成为何雨柱。想起后期的遭遇,何雨柱便一阵唏嘘。他只是吃饭不小心洒了汤水。却被棒梗一脚踹倒。拽着衣领,直接扔到了街上。为秦淮茹一家付出,换来却是冷漠的赶出大门。这一世,何雨柱不允许这样的悲剧发生。重活一世,他要逆天改命!
都市 连载 100万字
只有我能看见的魔女同学

只有我能看见的魔女同学

瓜麦
在被一位坏坏的魔女塞了一块超酸糖之后,夏雁飞就觉得这个世界的运转有点儿不对劲。这cos服是不是太逼真了?为什么还是白发蓝瞳?还是说,夏雁飞冲着眼前的少女眨了眨眼,你真的会魔法?一只会说话的猫,一只会数学的狗,只有能被自己看见的魔女同学。故事在这个比往常要更热一些的夏天,开始了。
都市 连载 133万字
渣男们都被虐哭了

渣男们都被虐哭了

爱吃鱼的兔兔
遇到了渣男怎么办?不要怕,锤爆他们的狗头!2019年8月30日入V,当日万更不好意思通知完了,遁走~
都市 连载 12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