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小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久久小说网www.jjxsw.info),接着再看更方便。

杨婉仪的质问并不难应对。

周亦行最起码理直气壮,如果实在是不高兴了,挂了也就罢了。

难对付的是李君兰。

周亦行掐着时间点,婚讯发布之后,10分钟左右,李君兰的电话就过来了。

周亦行清楚,10分钟之前,她一定是想好了各种说辞,各种问题,以及拟定了倪穗岁的数条罪行,并列出杨婉仪的种种好,有理有据地进行对比,让他后悔。

李君兰在拿捏男人这事儿上,格外有心得。

周家阳盛阴衰,从小到大,家里四个男人都被她一个女人拿捏着,信手拈来。

手机响了三秒,周亦行接了。

“母亲。”

“周亦行!”李君兰这三个字喊出了山洪暴发的气势,周亦行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您说,我听着呢。我听力还行,您别喊坏了嗓子。”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不问问你父母的意见!”

“我不问也知道,您不同意。”周亦行油盐不进,“可这是我结婚,不是您结婚。”

“混账话!”李君兰怒急,“你父亲气得高血压都要犯了!”

“父亲一直血压低,偶尔高一点,也好。”周亦行笑着接话,反正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管李君兰怎么生气,如何责骂,他都笑着接。

弄得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亦行这一通电话,基本都是在挨骂。

他把手机放到一边,偶尔“嗯”一声,心不在焉。什么时候女人骂够了,他什么时候才把手机拿起来。

“母亲,发了消息而已,还没领证。”

“你还敢说!户口本我不会给你!”

周家规矩,什么时候结婚了,什么时候户口本才能独立出来。所以周亦行哪怕都三十来岁的人了,户口依旧和父母绑定在一起。

这也是他唯一,到现在还被李君兰拿捏着的地方。

“户口本不给我也没关系,或许舆论的影响力,比你想的要大一些,母亲。”

李君兰真的是气得发疯,“周亦行!我明天白天去你家!我当面跟你说!”

“好,我等您。”

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急什么

挂了手机,大哥二哥的信息全都钻进来,问他怎么回事。

“结婚了,仅此而已。”

他回复了两个人,一模一样的信息。

“你拿到户口本了”周亦知问,“母亲给你了”

“还没。”周亦行说,“说来话长,改日见了面讲,我刚好得了王羲之的真迹,拿给你。”

周亦知没再说话。

周亦礼有趣,发了个表情,让人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周亦行直觉,这条信息未必是他二哥发的。

果不其然,没几分钟,对话框里蹦出一句话,“三叔,我周怡,你好爱我三婶儿,我好喜欢。”

她喜欢个什么劲儿倪穗岁又不是跟她结婚。

周亦行没回。

一抬眼,倪穗岁在书房门口站着呢,眼睛通红,头发乱糟糟的,睡裙也皱巴巴。

她手里拎着枕头,看着特可怜。

“没睡”周亦行问。

“做噩梦了。”倪穗岁说,“梦见我跌进火堆里,要被烧死了。”

她说着眼泪往下滚,最近是真爱哭。

周亦行看了眼时间,关了电脑。

“回去,我陪你睡。”

一张床,倪穗岁还是趴着,一只手勾着男人的手指。

周亦行被她弄得烦躁。

有些欲望属于本能,周亦行翻个身侧脸看她,男人缓缓抽出手指,倪穗岁没动,睡得挺安稳。

周亦行起身去洗手间,床上的人慢慢睁开眼,不由好笑。

这段日子,在男女之事上,真是难为他了。

李君兰一大早上门,周亦行当时还没睡醒,常姨正在做早餐,对突然到访的周夫人有几分怕。

“夫人,您这么早就过来了周先生还没醒。”

“没醒就把人叫醒。”周夫人态度不好,拿出手机拨通周亦行的电话,“我到了,下来见我!”

这一嗓子,几乎是吼出来。

常姨赶紧退回厨房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周亦行披着睡袍下来,墨蓝色绸缎反着光,他匆匆洗了把脸,额前的头发有点湿。慵懒,随性。

“您来得真早。”

“你不是一直喜欢早起么”李君兰扫他一眼,“怎么今天这么晚都快要八点了。”

“因为睡得晚。”男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您想说什么,说吧。”

他在沙发上落坐,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找烟。

李君兰几乎是气急败坏,她抢了周亦行手里的烟,“亦行!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知不知道你这话说出去之后,我从前做的许多工作,就白白浪费了!”

“嗯”周亦行装无辜,“什么工作您可没跟我汇报过。”

李君兰一噎,像是被掐到七寸的蛇,狠狠一怔。

这些年,除了杨婉仪,李君兰并没有忽略跟其他权贵夫人之间的联系。但凡有年龄相当的女孩的,她都留意着。就想着万一有朝一日,杨婉仪不成,还有其他人能顶上。

周家有权有势,各路都有人,她想让谁嫁进来,谁才能嫁进来。

可周亦行动作太快,一条消息发出去,瞬间就没了退路。

周岭也是气得不轻,可这话说不应该父亲来说,所以一大早的,李君兰登门。

“周亦行!”李君兰站起来,“你真的要跟她结婚”

“我都发声明了,还能有假”周亦行要笑不笑地看她,毕竟是自己亲妈,他即便是要 battle,也不能闹太难看。况且李君兰一向宠爱他,他更懂得怎样把握分寸。

“母亲,岁岁自从跟了我,没少遭罪。我二哥那混蛋事儿先不提,光是杨婉仪,明里暗里针对她的次数并不少。我一直没说,是为了给杨家人脸面。但倪穗岁为什么被绑架,为什么周怡和她在同一辆车上,却毫发无损,背后是谁指使,您难道真不清楚么”

李君兰没接话。

“您不是说,选妻选贤要我看,贤不贤的先不提,最起码能让我安心睡觉是真。她没回国的时候周家也没这么多事儿。我到现在都好奇,当时我这边刚有点动静,她就回来了。她为什么儿回来,您当真看不清么”

杨婉仪回国,自然是为了周亦行。

李君兰沉下脸,面若寒霜。

“可你以为,倪穗岁就一定适合你吗她是倪瑾山的女儿!亦行,当年那件事情,你大哥是参与者!”

“那又如何”周亦行看向她,眼神坚定,说出的话也是掷地有声。“这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么我大哥当年只是参与,参与的人多了去了,不碍事。”

“没这么简单!当年……”李君兰攥紧了拳,急于把真相脱口而出。

恰逢此时,倪穗岁推开了卧室门,在楼上喊了一声“周伯母,您来了。”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火中物
眼睛一睁,跨越千年之门。眼睛一闭,现实依然穷比。陈锋,一个用生命穿梭时空的搬运工。从搬运歌曲,电影,各种文娱作品到搬运各种未来科技。他原本只想当个混吃等死...
都市 完结 288万字
梦幻湮尘

梦幻湮尘

竹江人
梦幻湮尘带着对人事的感悟,宇宙的探索而来。一粒湮尘被注入到了隐丹田之身的萧灵体内,从而产生了一段梦幻修真之旅。断情笛响万物碎,留梦琴弹心魂丧,是留心底美梦,还..
都市 连载 219万字
穿越田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穿越田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阿狸小五
林玉:刘大哥,原来打一开始你就对我动机不纯?刘策:玉儿,话不能这么说。要不是我也经历了重生,我怎么敢娶一个饿死过的人?跟着媳妇这么些年,刘策也学会了巧舌如簧……且看一个丫鬟与猎户如何在重遇后再续前缘,依靠种田经商,开创出属于他们的蓝图。
都市 连载 69万字
重生之侯门郡主

重生之侯门郡主

玲珑弦
姐妹迫害,夫君背叛,七万云家军因她葬身边关,云清雪死都闭不上双眼,怎一个惨字了得……一朝重生,她踏着地狱之花一步一个血印而来,只为让那些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侯府豺狼虎视眈眈,我虐你们一个生不如死!渣男渣女凑成一对,我要你们日日忍受煎熬!人人瞧不起我孤女无依,我深入军营大显身手!再世为人的小郡主不再相信情爱缠绵,冷心冷清的玩弄人心于鼓掌之间,守护家人、强大自己成了她生活的全部重心!他是帝京纨绔之首,
都市 连载 68万字
重生,白富美人设不能倒

重生,白富美人设不能倒

阿唐是个圆
白富美+系统+有男主+打脸金钱内容请勿考究作者只是个平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林晚月穿书了,林晚月看着手机里某视频平台余额里面的21.78陷入了沉思。不是,咱就是说,你有刷视频挣金币变现的功夫去洗个盘子也不至于给自己饿没了吧?这是什么魂淡开局啊?欺负我没地方投诉是吧?“否”
都市 连载 38万字
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问心万古
郭霖意外获得了进入一款《休闲蜀山》游戏的能力,他的目标就是学会御剑术绕着地球飞一圈。有一天,他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严肃的告诉他们要相信科学,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轻功,然后唤出飞剑一溜烟飞走了。
都市 连载 178万字